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闕》(洛穆) -6

 

也罷,既然洛特不提,必有他的苦衷,何況眼下洛特待他甚好,知不知道過去,其實已沒那般重要。看著洛特慌亂的表情,穆亞莞爾,順水推舟道:「這可你說的,君子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洛特你要確實做到哦!」
「……穆亞你學壞了,居然設計我。」
「沒的事,剛好想到些事情,誰想你會這樣以為。」搖搖頭,他伸手輕推了下洛特。「要到殿上了,等會兒說話謹慎些,可千萬別真惹惱了我父皇。」
「穆亞,我不是第一次上殿。」無奈的瞥了眼老媽子似的戀人,「當怎麼做,我還是有譜的。」
「我知道,可你每次回話都聽得我心驚膽顫的……」
「還不都是你那皇帝老爹問話都淨問些教人不知怎麼回答的怪問題……」
「……父皇那是在關心的。」他輕嘆,「總之,你小心些,近日皇城內莫名不安,父皇心情欠佳,你就別再惹他了。」
「我倒看他是拿戳我為樂……」洛特小聲咕噥著。
「洛特!」
「是、是,我知道了。」
一路的細語,在兩人踏上殿時才真正消停。簡單的向殿上兩旁的守衛略頷首作為招呼,洛特和穆亞雙雙繃緊了神經,以應付接下來的問話。
且說當今天子、穆亞的父皇,確實賢明英武,可真相處起來,也是叫人暗暗喊苦的。據穆亞自己而言,能夠同他父皇共事還沒被戳的哇哇叫的,莫過於他那已逝的母妃和大皇子斐恩了,他們其餘的幾個兄弟姊妹和其他嬪妃無不受過荼毒的,更甚連皇后都曾幾次氣得跑回娘家去,還是事後皇上親自去接回來的。
看看,這樣的主兒,不消說是貴為皇子、與之又血脈相連的穆亞,就是讓皇上欽點入宮為官的洛特,在面對皇上時仍免不了要做足心理準備。說到底人家畢竟是天子,就是再怎樣置氣你也不能拿他怎麼辦──舉凡宮人皆知,除非真有如斐恩那般表面上八風吹不動的好修養、暗裡算計又讓人捉不著辮子的本事,否則最好是打落牙齒和血吞,別再讓人找著機會惡整。
儘管個性是這樣惡劣,在商議正事時卻又是犀利精闢,叫朝臣們無不信服,個性上的小缺失很自然的就給忽略過去。只是忽略了不代表就不存在,眼下洛特便覺如臨大敵、比讓他上戰場去當殺神還辛苦,就他來選,他還寧願一個人去橫掃千軍。
穿過了門廊,映入眼簾的是上等黑玉石鋪就的大殿,寬勝大道的走道兩旁矗立著粗壯的漆紅圓柱,大殿盡頭則是一座純金打造的階梯,一階一階拾級而上,頂端的平台上安置著一只雕金鑠銀的華美王座。
只是王座的主人此時並未入座,雕龍畫虎的座位上空無一人。受召者已臨殿上,召見卻不在位上,洛特和穆亞飛快的互覷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見了相同的想法:絕對不會這麼善了的,這背後一定有鬼!
穆亞苦笑著輕喊了聲:「父皇,兒臣上殿晉見……」
話音未竟,兩人只覺身後傳來陣陣風響,似是有什麼正急速的破空而來,穆亞腳步一錯,閃身向旁避開一步,而洛特則略側過身,躲過那一擊,接著足尖點地,空中一個翻身護在穆亞跟前,並舉臂至胸前做好準備的姿勢。
即使皇宮此時安全無虞,但兩人心知:若是沒這樣動作,待會兒他們可就有得好受的了。
「不錯、不錯,看這樣子,洛特將軍的身手又進不了不少啊!」
渾厚的男音響起,清脆的掌聲伴隨著數把鋒利的短刀,直撲門面。洛特飛快的抽出腰間的佩劍、連劍帶鞘的,劍起劍落,眨眼間已然閣擋下所有刀刃,硬物落在玉石地面上鏗鏘數聲。
形雲如流水的收劍回腰間,洛特屈下一膝,並低頭掩飾他眼中的無奈。「臣洛特,參見皇上!」
穆亞向前一步,跟著屈膝,「兒臣,參見父皇。」
「都起來吧。」
「謝父皇。」
「謝皇上。」
雙雙起身,甫抬首便見身著龍袍、卻沒戴著龍冠的皇上緩步走來,奶白金色的長髮在腦後鬆鬆束起,幾縷髮絲垂落在頰畔,為那俊逸的臉孔添了幾分慵懶,可那雙琥珀色的眸如鷹般犀利,瞬也不瞬的直盯著洛特,看得後者背脊一陣發毛。
「臣斗膽,敢問皇上是為何事召見?」深怕皇上又想出什麼莫名其妙的問題來戳他或用什麼亂七八糟的名義藉故修理他,洛特忙搶先開口,試圖轉移焦點。
須知他們皇上除了愛戳人之外,還喜歡拿各種理由藉機抓屬下來筆劃,美其名「切磋」,實則是修理、發洩情緒……深諳自家主子的性子,洛特一點也不想自己去作那個倒楣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