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緣》章之一、異界學院 -2

有些汗顏的看著被踹趴在地上、一時半刻貌似起不了身的土著,褚冥漾將行李交給一副「人不是我殺的」的學長放進後車廂,他忍不住開口:「那個、學長,他……?」指了指土著,他真心覺得學長剛剛那一下重的毫無保留,跟巴他的力道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他都忍不住懷疑學長是不是跟人家有什麼深仇大恨,那一腳下去五官都變形了吧!
「死不了的。」關上後車廂,學長轉頭不耐煩的吼:「提爾,你少在那邊給我裝死!要是遲到了我就把你綁著丟給教室壓!」
學長好有魄力啊,看那土著馬上跳了起來……不過,給、給教室壓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教室還會吃人嗎?
「冰炎,這麼兇會嚇到小朋友的。」土著頂著鞋印,笑嘻嘻的上了駕駛座。
「不用你管!褚,上車。」學長皺著眉拉開了副駕駛座的門,側過臉來對著猶在發呆的褚冥漾說。「發什麼呆,快上車!」
「啊、是!」忙回了神,他坐上後座,腦子裡仍轉著一個想法:學長不愧是美人,就連生氣的樣子也很漂亮呢……
「把你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給我清空,然後繫好安全帶!」前座的學長一邊扣上安全帶,凶狠的瞪了過來。
再家被母親、姊姊奴役慣了的褚冥漾反射性的就要照著學長的話去做,卻又忽然意識到一件事。「學長,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學長開口正要回答,卻被土著爽朗的笑聲給打斷。「哈哈哈,那是因為小朋友你把心事都寫在臉上啦!也難怪嘛,冰炎這麼漂亮,我剛見到他時也以為他是女生呢!」
原來不只他幹過這等蠢事啊……瞄到學長黑掉的臉,他連忙轉移話題,「你好,我是褚冥漾……那個,冰炎是學長的名字嗎?」好特別的名字啊,但他怎麼都不知道有「冰」這個姓氏?
土著轉動鑰匙發動引擎,聽見褚冥漾這樣問,預備採下油門的腳停了下來。「怎麼,你沒跟人家自我介紹啊?」他轉頭,滿臉的不可置信。
「趕著出門,哪有時間。」學長彈了彈指,轉過頭來面對著褚冥漾。「聽好了,我是你的代導人,二年A班的冰炎,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來找我,但相對的,給我惹麻煩的話,你皮就給我繃緊一點!」說著,學長露出了讓人有些毛骨悚然的微笑,但真正讓褚冥漾瞪大眼睛的不是這個笑,而是──
「學長,你的頭髮……」如烏鴉羽翼般的墨黑在彈指間轉成了月華似的銀白,顯眼的一搓紅艷落在左側臉頰旁、深邃如夜的雙瞳則變成了與紅絲相呼應的色澤,恍若兩丸美麗的血色寶石。
這樣就能解釋初見學長時的那種違合感了。他近乎讚嘆的看著,眼睛瞬也不瞬的。若說黑髮像是王子的話,那麼線再的學長就是精靈──只要他不那麼暴力的話。
沒等褚冥漾驚艷完,土著便笑嘻嘻的說:「你好啊,漾小朋友。我是保健室的輔長提爾,相信我們很快就會熟稔起來的。」
……可以的話我一點都不想跟你熟稔。他滿頭黑線的看著土著輔長。雖然從小到大因為特別帶衰,所以跟保健室的老師及醫院的護士醫生們都很熟沒錯,但也不要這樣子隨便給他下斷語啊,彷彿在詛咒他似的……
「你信不信你再不綁好安全帶,我會讓你馬上跟提爾熟稔?」用的是標準的問句,褚冥漾卻覺得其實根本就是肯定句、噢,應該說是赤裸裸的威脅。
學長,你怎麼可以這樣威脅才剛認識的學弟?他哀怨的看像學長,卻換來一聲冷笑。褚冥漾癟了癟嘴,委屈的低下頭去綁安全帶,耳邊傳來提爾不知道在歡樂什麼的嗓音:
「小朋友們坐穩啦,我們要出發了!」
「褚,安全帶綁好了就快抓緊門把!」
啥,幹麻要抓緊門把?又不是坐雲霄飛車需要握緊安全桿……
「哇啊啊啊──」這回不是心裡想的,而是直接脫口尖叫出聲。
輔長,這裡既不是非洲也不是美國的印地安文化保留區,你開再快都找不到你的同族啦──
「靠,吵死了!給我安靜!」
 
 
痛、痛死了……噁……好想吐……他、他發誓他以後再也不要坐輔長的車了!
褚冥漾抱著頭蹲在車門旁努力壓下因暈車而反胃的不適,一邊揉著一路上沒少被巴過的可憐的腦袋。
「這樣就不行了,你還真是弱。」明明同是搭輔長那足以的媲美音速的過分超速車,冰炎此時卻好整以暇的站在褚冥漾旁邊,靠著車身喝他的飲料,完全無視他行兇後的可憐受害者。
「那種車速……只要是正常人都會受不了的好嗎……」所以學長,其實你是火星人對吧?不然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快、狠、準的伸手巴我的頭,正常人應該都是被安全帶勒到快窒息了,哪還有辦法巴人!
「噢、好痛!」
「自己弱就不要賴到別人頭上!」大概是高度落差讓冰炎懶得彎腰,直接抬腳踩上褚冥漾的腦袋,讓他整個人重心不穩差點往前撲倒,同極不平的地面來個親密接觸。
「學、學長,很痛啊!」學長你這個暴力狂!褚冥漾捂著二度重傷(其實是N度?)的腦袋,淚眼汪汪的望著他的學長。
「哼,不痛還打你幹麻?」冰炎一點也不領情,居高臨下的看著他,一臉鄙夷。
嗚,我的自尊心受傷了……
「冰炎啊,你對漾小朋友這麼兇幹麻?等那麼久了應該不是等來打罵的吧?」下車後便消失了一陣子的輔長插話進來,打散了冰炎凝在唇邊的冷笑。
哦哦,輔長你真是我的救世主!但是……後面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看看提爾再看看冰炎,褚冥漾一臉困惑。
「囉唆,給我閉嘴!」冰炎二話不說又抬腳給了提爾一記狠踹,於是褚冥漾再次見證了所謂的人體流星,但這回讓人在半路攔截了下來,沒機會看完全程。
攔下飛出去的提爾的是一名看起來年紀同我和學長差不多的少女,纖細的手臂一探,抓住了提爾的後領,輕鬆的把人給拉回來站好。
好、好厲害!褚冥漾驚嘆。
由下往上逆著光,褚冥漾看不清她的臉,剛被學長施暴過的頭已不再那麼疼,他遂站起身,卻發現那少女竟還比他高上半顆頭,硬是讓他在視線不能和她平視之餘,自尊心二度受創。
剛開學就被學長欺負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比女孩子矮!他少說也有一百七,女生長這麼高是給不給人活啊?
如是想著,仍是仰高了頭將視線投向她的臉,而這一看,褚冥漾忍不住愣了。平常在家看姊姊冥玥和母親看習慣了,也已經見識了冰炎那非男非女的中性美,可和眼前的少女相較,卻又略遜色了一些。
許是性別影響所致,同樣是中性美,在學長身上是帶種獸類的侵略性和帥氣,於她卻是水也似的溫和寧靜,充分突顯出女性的陰柔。隨著少女走近,褚冥漾注意到她及膝的長髮盤起了部分固定於腦後,其餘便放任的披散肩上,墨雲似的細髮因行走而在空中旋出一彎彎柔軟的弧,帶點東方韻味的瓜子臉蛋上嵌著兩丸黑偏褐的美麗水晶,就連身上的服飾也頗具中國氣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