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束縛》(洛穆)

 
 
 
『吾名為洛特‧西斯法,以魔族之血為祭、以血色六翼為誓,乃告以我魔族之始、至尊之邪神殿下──願以性命為償,持以永恆之約……』
霜白月華下,極展的六翼血艷絕倫,隱隱浮動的魔性更添其魅,與月輝相應的燦銀髮絲飄揚、翩若絮,燦若寒星的冷銀雙瞳直看著他,瞬也不瞬。眼前此景,這般惑人,但瞧那人臉上的神情是那樣專注,氣質是那樣冷冽而傲然,兩般相容,竟是叫他沉淪。
薄唇開闔,吐出了比之魔族更為古老的誓約禁咒,一字一句,如罌粟、如無形的鎖銬,誘得他無法轉開視線,屏息視之。
『──輪迴交替,將以千年者之姿趨前追尋,永世無悔!』
幻紫色的紋路由衣領包覆住的頸項蔓出,攀上了那人白皙的臉頰。他心底清楚,那是魔紋,隨著咒術的發動而破開了幻術的隱藏,浮顯在他眼前。毫無,保留。
望著那人抽出夜痕,刃吻臂膀,紫紅魔血淌上白皙,他張口想阻止,卻發不出聲音,金眸不期然與那人抬起的冷銀撞上,眩目須臾,再回神,彼此間的距離已然只餘一臂之遙。四周彷彿剎那失了聲響,靜得只聽見彼此的吐息與心跳。
那人抬臂搭上他的肩,低聲唱頌著他聽不明、但隱約能明白是誓約進咒之結咒的古老咒文,然後訝然的瞠目。
蜿蜒而淌的紫紅魔血隨著吟咒漸漸凝固、化形,當咒文尾音一落,那由血液所凝形而成之物驀然展翼、脫離了臂上的傷口,真正化成了一隻通體紫紅、拖著長長尾羽的美麗雀鳥,環著他們盤旋翩飛。
『洛特!』直到此時他才顫顫的喚出那人的名,並焦急的拉過那人的手臂察看而無暇去理會那叫他驚異不已的雀鳥。犧牲部分血液化為鳥兒的傷口仍淌著血水,雖不若方纔那樣大量,卻也令人心驚,他想也沒想,立刻就催動鬥氣要給那人療傷。
沒想那人卻傾身吻上他的唇,許是適才的咒術耗費了不少氣力,故僅僅是輕柔的廝磨,不如以往長驅直入而霸道的深入。
貼著他的唇,那人低語:『小傷,沒大礙。』聲音還有些虛軟。
放任著那人將重量全數壓上,他環住對方的腰,支撐著兩人的重量。『……洛特,為什麼……』下顎抵著那人的肩,他悶悶的開口,卻零碎的無法成句。
『不為什麼。』那人懂他,臉貼著他髮接過話。『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愛你,穆亞。』
 
 
***
 
 
那由魔血化成的雀鳥,此刻正安分的蜷縮在洛特準備的籠子裡閉目養神。洛特說,那鳥兒乃是誓約所化,能領他在無數輪迴中找尋已轉世的他。
而自那夜至今,穆亞從未聽牠鳴叫過一聲。
問了洛特,他笑笑的將他抱在懷裡,微虛起眸望著那隻鳥,冷銀底若有所思。
──當鳥啼叫之時,即是你已轉生之時。
輕吻了穆亞的後頸,洛特慎重的說:那時,我會去尋你,繼續我們的緣。
 
 
***
 
 
「洛特。」望著籠中的雀鳥,穆亞輕輕的喚聲:「你和我在一起,又用了那絕對無可逆轉反悔的歃血誓言……這樣,算不算是束縛你呢?」
金燦的眼眸轉向他,眉心微蹙,「身為正統的魔族,你擁有近千年、之於人類來說無窮的壽算,而我雖繼承了奧納格的力量、體質有所轉變,終究無法陪著你走到那永恆的盡頭,幾經輪迴,又或許不會再想起你……」
──那樣的誓言,如同一道看不見的枷鎖,必將你那血紅而美麗的六翼緊鎖,只能背負著那份沉重飛翔……對於你,這是否太過殘忍?我想是的,你是那樣的不羈,任誰都無法抹煞你的傲然,可我卻捨不得親手為你解下鎖鏈,只想你為我而展翼、為我而翔。
──這樣的我,是否太過自私?
一如現下關在籠內的「誓約」的雀鳥,用牢籠囚住「誓約」,再以「誓約」困縛那高傲的六翼,生生世世的羈絆,對於執著等待的那一方,是否也是一種殘忍?穆亞斂下眼睫,不自覺的抿緊了唇。
 
 
清淺一嘆,洛特探手將他擁入懷裡,細碎的親吻溫柔的安撫。
「魔族或許冷情,但卻也相對的死心眼,一旦認定,便無可改志了。」
──所以即使輪迴之後,你不再記得我,我也會帶著一身你為我而上的、名為愛戀的縛鎖,為尋你而展翼。
──因為,我愛你,所以我願為你所束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