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關於我愛你》-下

三、殺手與廚師(狄沙)
 
關於愛情,對狄耀而言是個驚嘆號──畢竟家族的教育趨於保守,個性使然,他也從沒想過自己竟然會喜歡上男人──但就目前來看,他覺得未嘗不是件好事,至少他很滿意現在的生活模式。
初晨起身,便已嗅到滿室飄香,淡而不膩,很能引人食慾,不用多想,必是廚房那兒傳來的。簡單漱洗過,狄耀放輕了步子走近,倚門望著那在廚房吧台間忙碌的纖細人影。
餐桌上擺滿了餐點、並且特意分成了兩部份,看得出來一部份是要賣的、剩下的就是給他做的早餐。相比要作販賣之用的精緻糕點,準備給他的就簡單許多──切成塊狀、剛好入口的三明治,以及一杯剛沖好的醇濃黑咖啡,恰恰符合他的個性。
早餐很誘人,但他現在最想吃的不是早點。平素銳利的金眸倒映著因動作而飛揚著淺褐髮絲的人兒,薄唇不自覺的勾起罕有的柔和弧度。
自後頭擁上,狄耀輕吻他露在衣領外的後頸。「早,沙利亞。」
「啊啊、早安,狄耀。」先是反射性的縮了縮脖子,沙利亞轉頭回以一個微笑,咖啡色的雙眸明亮透徹。「工作辛苦了……昨晚睡的好嗎?」任由狄耀抱著、更甚反過來將大半的重量都倚在身後那寬後的胸膛上,他一邊處理著手上的工作一邊問道。
「沒你陪,怎睡得好?」貼著沙利亞的後頸,狄耀刻意將氣息全吐在他敏感的肌膚上,滿意的看他又是一縮。
「狄耀、別鬧了,快去吃早餐,等等陪我出去買東西好不?」側過身子閃躲狄耀惡作劇似的親暱,沙利亞紅著臉軟語道。
「當然。」這幾天他休假,家族那邊的任務也已經解決了,剛好是時候陪陪沙利亞。又親親沙利亞的額,狄耀這才鬆手,坐到桌邊享用已然微涼的早點、還有戀人滿面通紅的困窘模樣。
人前總是沒什麼表情的剛毅面孔,只有在這時候、兩人獨處的當下,才會有些微的放鬆。儘管程度尚不及某魔族前元帥玄冰消融後的那般反差,但也已是很難得了。
用過早餐、幫著沙利亞將糕點安置到前面店鋪,兩人趁著開店前的空檔一同上市集去踅了一圈,採買了些店內所需的原料和製作粽子的食材。
沙利亞說,已經五月多、端午節也快到了,鑿於上次端午節的創意粽子大賽,他決定這次自己動手做給狄耀吃。(詳情請見創夢第14)
「那次比賽還沒能好好品嚐,所以我想這次……」語音未迄,沙利亞便讓狄耀攬著腰往懷裡帶,不住訝然,「狄、狄耀?」現在可是還在街上、不比在店內,狄耀又一向注重形象的,怎會有這樣明目張膽的舉動?
回首只見狄耀繃著臉,金燦若陽的眼眸隱含著薄怒,循著視線看去,沙利亞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面前不知何時出現了幾個生面孔,來者不善、善者不來,看上去就是地痞流氓一類的小混混。但說要搶劫,看那架勢也不像啊……沙利亞困惑。
那幾個混混還沒開口,狄耀已先發話,「光天化日之下調戲良家百姓,簡直目無法紀。」他虛起眼,冷然道:「看來這陣子巡邏太過鬆散,該是好好整治一下。」輕柔的將沙利亞推向一旁、把手上的東西轉交給他,狄耀頭也沒回的留了句「等我一會」便動手把那斯不長眼的混混給狠狠教訓了一頓。
職業騎士對上街頭混混,的確是不需要花太久的時間……不過他以為狄耀會讓其他正在巡邏的騎士接手,沒想這會卻是直接發難了。「……該說還好他還記得要改口沒說是良家婦女嗎?」瞄了瞄街道另一端正欲趕來、卻發現是自家上司而生硬轉向的巡邏騎士們,沙利亞輕笑著搖了搖頭。
 
 
 
 
 
四、前輩與後輩(斯奎)
 
關於愛情,奎里一直沒能弄懂到底是如何發生的,即使已經跑完整套、被徹底吃抹個乾淨了,他仍是有種誤上賊船、被用前輩的名義給拐著跑了的錯覺……尤其是看著眼前這張總是溫煦若朝陽的笑臉,更加強了這個感覺。
「……斯拉戈前輩,請問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被盯著許不自在,奎里中於忍不住悶聲問道。
「沒有啊。」辦公桌對面那頭,斯拉戈撐著臉笑盈盈的看著他,手上批閱公文的動作卻不見半點遲滯。
一心二用的相當明顯,但反正有在動作就好、斯拉戈的速度甚至要比他快上許多,他沒什麼好抱怨的……可是能不能不要再用那種眼神看他啊!他又不是刀俎下的魚肉!「既然如此,可以請你專心看公文、不要再盯著我看了好嗎?」控著臉,奎里語氣僵硬的發話,視線死死的定在公文上,就是不肯看向斯拉戈。
話都說到這份上、再瞧瞧今個奎里的反應,斯拉戈怎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愉悅的微笑,他沒打算立刻就點破,那樣豈不失了樂趣?因此他只是將手底的公文往前一推,笑容可掬的說:「我只是在看看你的進度……吶,我這邊的已經看完了,需要幫忙嗎?」
奎里沒答話,只是悶著頭又推了一疊公文給他。
真是彆扭呢。暗暗嘆了口氣,斯拉戈接過,用比剛剛快上兩倍的速度批閱完畢,然後繼續撐著臉、笑笑的直盯著他看。
氣氛挺沉的……最少從外頭送公文進來的騎士們幾乎是扔燙手山芋似的把公文往桌上隨便一放便飛也似的退出門去,平素老會窩在一旁幫忙的獨角獸這會兒也跑了個不見蹤影,整個辦公室裡就只剩他和奎里還留著。不過看樣子,這遲鈍的孩子還沒有自覺自己嚇跑了人。
奎里大概鐵了心不肯搭理他,任由他盯著自己、硬是不肯抬頭。斯拉戈倒也不急,掛笑的臉孔上不見絲毫不耐,饒有興致的觀察著奎里的細部表情──只能說這孩子控制表情的功夫還不到家,但就是這樣才可愛。
好不容易等到奎里終於改完了所有文件,斯拉戈抓準了時機,不疾不徐的開口:「我說奎里,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在鬧什麼彆扭了嗎?」
正要起身的奎里冷不防讓這句話絆了一下,步子一個沒踩穩,眼見就要磕上桌角,饒是斯拉戈眼明手快,伸長了手臂一撈、同時向前跨了一步,方才穩穩的將人帶入懷裡抱著,順便防止偷跑。
「放手啦,前輩……」
「偏不。」唱反調似的刻意收緊手臂,斯拉戈低頭親吻著柔軟的米白髮絲,惡魔族與生俱來的壞心眼讓他更進一步的吻上他的耳垂,滿意的看著薄紅侵占了頸肩白皙的膚色。「每次你鬧彆扭就不肯好好叫我名子……真是,這次又怎麼了?」明知故問,其實不用猜他也大概知道原因,但親耳聽他說還是比較有趣。
小小的掙扎了會,奎里還是把臉埋在斯拉戈肩窩,悶聲:「大隊長……大隊長是不是討厭我了?」
就知道是這樣。「怎會?奎里既沒做錯什麼,大人沒理由討厭你的。」斯拉戈拍了拍他的背,哄孩子似的說。
「可是我根本摸不準大隊長的意思……果然大隊長還是比較適合由前輩你來幫忙吧……」
「沒這話兒。」他像個大哥哥似的揉了揉奎里的頭,「大人只是比較喜歡欺負人而已……真讓你跟我換手,他才會生氣呢。」
「……真的?」遲疑的抬首,鵝黃色的澄澈雙眸眨巴著看著斯拉戈。
……好像小狗,真可愛。「真的。」斯拉戈淺淺吻了吻奎里的額,攬在他腰上的手開始不規矩起來,「是說你這麼在意大人、把我丟在一邊,讓我有點吃味了呢,奎里……」
「咦咦咦?等、等等,我沒有那個意思啊!」
「怎沒有?你光是今天就喊我前輩好幾次了,你說要怎麼賠償我?」湊近那張仍略顯稚氣的臉蛋,斯拉戈笑的燦爛,「反正公文也改完了,該是身為前輩的我好好『指導』一下後輩的時候了,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