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闕》(洛穆) -7

「將軍別緊張。」彎了彎薄唇,皇上負手走近,似笑非笑。「這回召兩位來,自是有事商議……不會再藉故試探身手的,將軍大可放心。」琥珀色的瞳仁促狹的虛起。
「臣、並無此意……」
「父皇,」穆亞溫聲輕喚,不著痕跡的帶去了洛特的窘迫。「這回召見兒臣,莫道是為了刺客潛進宮內一事?」
「不愧為我兒,朕確實正為這事煩著。」讚賞一笑,皇上歛去了玩笑心態,肅起表情,「你當知道這回刺客的目的?」
「是的,父皇。」頷了頷首,他道:「兒臣猜測,該是您遲遲未確立太子,讓他們急不可耐,索性痛下殺手……如此不僅可遵其望立個傀儡皇帝、時機若允,更甚自個兒篡位為王,當可謂一石二鳥。」
「朕最初也是這樣想的……但怕是有些出入。」皇上搖搖頭,毫不避諱的在洛特面前開始和穆亞議論商討,全然沒把他當外人看──又或許是根本不在意。
然而洛特謹守本分,只是站在一旁安靜的聽著。他清楚皇上的個性、更明白皇上此刻沒把他當外人,僅是因為他是穆亞、皇上最疼寵的二皇子的近衛,又是禁軍之首,與穆亞切身相關之事,自然是沒有把他排除在外的道理。
且說了……他和穆亞之間的關係,洛特不相信總是在上位睥睨天下的皇上會毫無所覺,必定是早已察覺了什麼、只是還未付諸行動而已。
──但若皇上真有動作,屆時他又該如何呢?銀眸微黯,薄唇不自覺得抿緊成一線。一邊是有恩於己的君主、一邊是自己捨身護衛的皇子兼戀人……他,該是如何抉擇?
他乃為禁軍之一,忠誠到底是奉獻給國家、一國之主,不該雜有任何一絲異念的。儘管當朝皇上英明神武,尚不致易子為棋,但誰又能說的準?常言伴君如伴虎,且說他以最貼近皇族的禁軍之位,也未能摸準皇上的心思,又豈能保證此時看來遙遠的問題,不會在哪天出其不意的降諸他身上?
思緒轉著,不覺竟走了神,讓皇上連喚了數聲方才恍然回神。定眼便對上了饒富興致的琥珀以及泛著擔憂眼色的金燦,洛特暗暗抽了口氣,心道慘了,當著皇上面前走神,這會兒又不知道該是會被整成什麼德行了……
「將軍似是在想什麼事情,居然出了神……」鷹眼也似的眸虛起,乍看竟有幾分狐狸的狡黠。「難得一見吶,將軍。可否告訴朕,讓朕也聽聽是哪門子的事能讓將軍如此煩惱。」明明該是問句,由皇上口中說出,卻有幾分霸道的命令意味。
洛特感覺冷汗滑落,「臣是在想、該如何佈局,以應這次刺客來襲一事……」不過是稍早前。他在想的事,就是死了也不能說出口的。
只是沒有全盤托出而已……這樣該不致構成欺君之罪吧。洛特默默的想。
「哦?」皇上勾唇輕笑,「那麼、將軍可有想出什麼對策來?」
「回皇上,臣等目前只有初步擬定方向,詳細的佈局還有待商討後再下定案。」洛特小心的答覆,字字斟酌、句句謹慎,就怕又疏漏了什麼讓皇上抓了辮子。
「還待商討?」挑高了一邊的眉,皇上搖了搖頭,「這怎麼成?刺客隨時會來襲,可不等你們準備的;皇族的安危可是操之於禁軍掌上,倘若真不幸出了事兒,將軍,你說誰該來扛這責任呢?」
咬咬牙,洛特擠出笑臉。「是了,臣等會多加注意,還望能不辜負皇上信任。」
「將軍言重了,朕是信任你的能力。只是凡事怕有個萬一,還請將軍多操勞了。」
「哪兒的話,這是臣的份內之務,當是做到最好才是。」
「分內之務啊……」皇上眼底的笑意更深了些,「那敢問將軍,守夜守到房裡頭去,可也屬分內之務啊?」意有所指的,琥珀色的眼兒緊鎖幻夢般的星銀瞳仁,彷彿盯上了獵物的鷹類,專注而壓迫的。
洛特感覺臉上的笑微微扭曲,扭曲的幾乎要掛不住。「臣、不明白皇上的意思……」
「怎麼,朕說的還不夠清楚?聽同屬禁軍的羽林軍來報,說是曾見將軍你多次夜訪二皇子寢宮……你說,這算是什麼呢?」
……要死了,塔迪那多嘴的臭小子,可惡!此仇不報非君子,這帳洛特姑且先記下了,眼前最緊迫的是該怎麼回答。瞧皇上笑得好生明媚、眼底卻閃爍著狡詐,洛特嚥了口唾沫,有些艱難的開口:「……臣身兼金吾衛及禁軍之首,又是指派給二皇子的近衛,夜訪皇子寢宮自是為了確保皇子安危……皇上當不是以為臣是別有居心吧?」
「朕倒不是擔心這事兒。」皇上說,「將軍丹心一片,朕是看在眼裡的;只是在那個時間點上,怎麼想都不大合適,容易招誤會的,你說是吧,將軍?」
「……多謝皇上提點,臣會注意的。」抽了抽唇角,洛特咬著牙答道。
該死的,他一定要好好去教訓塔迪一頓!一邊控著臉部的表情,洛特一邊在心底恨恨的罵道。
「父皇,您就別再為難他了。」饒是被兩人晾在一旁的穆亞看不下去,眼見自個兒父皇似是還想繼續,忙出聲打圓場,方才止住了皇上的話頭。「洛特要維護皇城治安,一方面又得確保我的安危,巡邏完再回宮難免已晚……倘若驚擾到父皇,兒臣會留意的,還請您別錯怪了洛特。」
見穆亞為他開脫,洛特張口欲言,卻讓穆亞輕輕搖首的動作給擋了下。
轉眼看向穆亞,皇上淺淺的笑,「穆兒這是誤會朕了吶。」
「父皇?」
「朕不過是想確定將軍行蹤罷了,穆兒怎就以為朕是在為難呢?」
聞言,穆亞愣著了,洛特倒是很快反應過來,忙問:「皇上的意思……莫道是此回的刺客還善於易容、混入禁軍內藉以接近皇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