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8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夜狩迴影──關於之後的更新

 
 
 
夜狩,是一個非官方正式的組織,恆以一貫中立的立場獨立運作,卻同時也擔任著暗夜中的狩獵者,是屬於政府的秘密殺手。
他們的工作範圍極廣,從殺人到救人,只要負擔得起相對的代價及金額,任何人都可以委託夜狩,而前往進行任務的工作者,通稱為「獵手」。
然而,除了這種「物質」方面的問題,夜狩也負責「精神」方面的事務。諸如邪靈作祟、厲鬼尋仇、魑魅魍魎鬼狐精怪,只要是一般人難以啟齒的問題,也都隸屬他們的範圍之內。同時他們也肩負著與他界溝通之責。
組織內的階級和分工極為嚴明,從外勤到文書,都有自己專屬的分內工作。
 
 
但就算獵手再怎麼神通廣大,畢竟也還是人,因此總會有偷懶的情況發生……
「姚玿湛,我現在命令你,三天後交出稿子。」夏祁緣推了推眼鏡,冷靜無比的說出了宣判。
「什麼?等、等一下,之前不是說一個月嗎?」姚玿湛愕然。
「我改變心意了。」夏祁緣看著他勾起了微笑,但藏在鏡片後的眼眸卻沒有絲毫笑意。「你已經拖了一個月,再拖下去,你就直接給我住在辦公室把它完成吧。」
「……然後你又要在後面拿槍指著我的腦袋嗎?」姚玿湛抽了抽嘴角。
「如果你要換成鞭子也是可以的。」夏祁緣很平靜的回答。
另一道嗓音忽地介入其間,「還是你比較喜歡蠟燭?」
姚玿湛轉頭一看,上官清正笑容滿面的站在他身後,手上正拿著蠟燭和鞭子。
「兩個我都不喜歡……還有,為什麼你手上會拿著那兩樣東西?準備這麼齊全,該不會你跟祁緣串謀好了或者是你早就想這樣做了?」向後稍稍退了一步,姚玿湛有點驚恐的盯著上官清那張永遠看不出情緒變化的萬年笑臉。
「我沒那麼無聊。」夏祁緣淡淡的開口。
姚玿湛飛快的瞥了夏祁緣一眼,便很快的將視線轉回上官清身上。他知道以夏祁緣的個性是絕對不會跟他開這種玩笑……所以真的是後者?「我說、清,我最近應該沒有哪裡惹到你吧?就算真的有,憑我們的交情,你也用不著這樣報復我啊……」
「我沒打算報復啊。」上官清笑笑的看著他,「這個、嗯,算是玩遊戲?」
「什麼、玩……」姚玿湛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算哪門子的玩遊戲!這根本是SM吧這?你什麼時候有這種奇怪的嗜好了啊,清?」
「也許是從現在開始吧。」揚了揚手上的鞭子,上官清說:「不過說實話,湛湛你真的很吵呢!可以麻煩你安靜一點嗎?」說著,他威脅似的揚起了另一隻手上的蠟燭。
「……我知道了。清你冷靜一點,千萬別衝動啊……」
「我一直都很冷靜啊,湛湛。」抬了抬下巴,上官清看向姚玿湛背後的夏祁緣,「不過,你要是再不去趕稿的話,恐怕祁緣會先衝動喔。」
剛想說上官清什麼時候說話會帶顏色了,姚玿湛就聽見身後傳來手槍上膛的聲響,同時尾椎骨附近抵上了一個管狀的東西,冰涼的觸感隔著衣服傳遞到皮膚,用腳趾想都知道抵著他的是什麼東西。
「你好自為之啊,湛湛。」上官清將東西移到同一隻手上,用空出的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肩,「還有,滿腦子有色思想的是湛湛你,並不是我。」說完,他就快步離開了夏祁緣的辦公室。
喂喂喂,見死不救啊見死不救……不過現在可不是計較這個的好時機。「祁緣,我會乖乖去寫稿……你可以把槍收起來了。」姚玿湛苦著臉道。
夏祁緣依言收了槍,「別忘了,三天後我要看到稿子。」
「知道了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