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闕》(洛穆) -8

聽明了的穆亞瞬了瞬眼,沒多做表示;洛特則咬著下唇,克制著不讓自己笑出聲,心道:嗤,就塔迪那個渾蛋,大概滿腦子除了肌肉就沒裝什麼有用的東西了……噢,不,大概還有他滿心迷戀、可惜對方對他毫無興趣的女親王邪姬莎絲莉卡了吧。
「回歸正題。」刻意提高音量,震的洛特耳朵嗡嗡作響、不得不回神,皇上這才接著說下去:「將軍是聰明人,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當是明白朕的意思。」
「臣必盡己之能,盡速將刺客逮捕歸案,全力守護皇上和皇子安危。」洛特屈下一膝,如是答。
「那就有勞將軍了。」滿意的點了點頭,皇上道:「另外一件事,將軍,夜訪皇子寢宮朕是沒什麼意見,不過還是多加注意會比較好。」
洛特聽出皇上話中有話,一來警告他別讓好些不利穆亞名聲流言蜚語流出,二來則暗示他多注意出入皇城的人、無論皇族抑或禁軍,勢必將傷害壓到最低。「謝皇上提點,臣明白。」
得到了想要的答覆,皇上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下。
「兒臣告退。」
「臣告退。」
兩人退出大殿,才剛出了皇上耳力能及的範圍,洛特適才還端著恭敬的臉龐立刻變了臉色,「塔迪那個王八蛋……老子一定要去找他算帳,不然我就跟他姓!」
「洛特,不要說粗話……而真且跟他姓了,你是想給堯王爺再添個世子嗎?他老人家恐怕不同意的。」
「我的好穆亞,這只是比喻而已……」
「我當然知道,逗逗你罷了。」穆亞輕笑,隨又歛去了笑容,「吶,洛特,要不,近來你還是先別到我殿上去吧?想你要忙著巡視,若再來我這兒,怕是都不用休息了。」
「那可不成。」想也沒想,洛特便一口回絕,「早說過了,再忙也定要去你那兒看看,絕不能中斷;且說先前上戰場時也曾好幾夜沒闔過眼,我還不是照樣活蹦亂跳的,這會兒還有睡到好些時辰,不用擔心的。」
「可是……」
「沒有可是。」面對穆亞,洛特的態度難得強硬,但他很快又放軟的聲調,「平日裡你忙於輔政、而我則需巡視皇城,能見面的機會已經少了,我不想錯過,哪怕只是一刻中也好;何況接下來更須肅整禁軍內部……我想親自確認你的安危、不假他人之手的,穆亞。」
「好吧。」穆亞嘆了口氣,妥協道:「但可別壞了身子,要是真的太晚了,你直接在我那兒睡下吧。」
「這可是在邀請?」洛特挑了挑眉,笑得輕挑邪佞,當可謂得了便宜還賣乖的最佳典範。
「得了吧你。」穆亞失笑罵道:「都讓父皇盯著了,還想作怪?」
「反正橫豎都被盯著了,也不差這一項;且說近來都忙著處理這事兒,我已經很久沒抱你了哪,穆亞。」洛特眨了幾下眼睛,刻意扮出一臉哀怨的表情,逗笑了穆亞。
「就會耍嘴皮子。」笑著搖搖頭,穆亞眼底盡是寵溺。「對了,洛特,我們現在誓要上哪兒去?」
「當然是去找塔迪那傢伙,商討一下肅整一事。」再順便教訓他的大嘴巴。洛特露出猙獰的微笑。
光看洛特的表情,穆亞就知道他一定又再想些亂七八糟的,然他這回並沒有點破,而是順著他的話道:「那我們往馮勒那兒去吧,現在這個時間,該是馮勒預備出宮去找藥材。」
一聽見馮勒的名字,洛特瞬間扭曲了臉,「……四皇子?那我可以不要去嗎?每回他看見我都像是防賊一樣,那也就算了,他上次還在我的茶裡加料啊……」
想想皇弟過去種種針對洛特的行徑,穆亞就是想幫馮勒說幾句話也不行,只能苦笑道:「馮勒到底也只是擔心我而已……你就別同他計較了。」
「這不是計較不計較的問題吧?」洛特垮下臉來,「連著三天幾乎要下不了床、還得拖著身體去操兵、巡城,啞吧吃黃蓮都沒我這麼苦!天曉得他這次又會幹出什麼好事來……」
「欸,我會同他說的,你就別抱怨了。」邊安撫著洛特,兩人已經出了迴廊,轉往馮勒寢宮。沿途上難免碰上巡邏的兵衛,洛特自然而然的又素起了臉,恢復到在人前貌若玄冰的冷面模樣……不過私下傳音密語倒是未曾歇過。
馮勒喜靜,故而越接近寢宮,除了羽林軍外已不見常駐皇宮的兵衛。穆亞隨手攔了幾位羽林軍,問清他們馮勒和塔迪目前的動向,便快步向著殿上走去。
遠遠走近,便先嗅到一股淡淡的藥香縈繞,穆亞察覺走在身旁的洛特身子幾不可察的輕顫了下。
……看樣子之前馮勒給他造成的心理創傷還真不是普通的深啊。苦笑了下,穆亞悄悄探手握住洛特的手,因長期執劍而略顯粗糙的掌心相貼,交換著彼此的溫度,藉此安撫洛特的情緒。
「謝謝你,穆亞。」側臉望向他,外人看不見的角度下,銀星的眸子透著柔軟的笑意。
穆亞回以一笑,「客氣什麼,應該的。」掩在衣袖下,兩手緊緊交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