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千年‧緣》章之一、異界學院 -5

她腳步一頓,並未回頭。「怎麼這樣問?」
「瞧冰炎那怕麻煩的個性,能讓他點頭的最有可能就是妳了。」他搔了搔臉,瞥了眼正傳出騷動的一年級教室。「雖然你們兩誰出面都一樣,但我以為會是妳而不是冰炎。」
背對著提爾,若藍歛下眼睫,輕聲道:「只要確定是他就行了。在這節骨眼上,由哥哥來比較妥當……還不是我出面的時候。」還太早了。褚冥漾的力量才剛要被啟發,在成熟之前她都不能有所動作;被察覺了還是小事,就怕引來災難──她絕不能容許相同的事再發生第二次!黑褐色的眸底掠過一道陰影,眨眼即逝。
「這……冰炎他知道嗎?」
「早晚會知道的。」她起步,「現在先別說,任何人都不行──包含哥哥和褚在內。」
她聽見提爾嘆了口氣,「妳就非得這樣傷害自己不可?」
「沒什麼傷不傷害的。」若藍淡淡的說,「若這麼做可以彌補當年的錯,再怎樣的犧牲都是值得的。你當明白的,提爾。」
「就是明白所以才不贊同。小藍,那並不是妳的責任。」難得提爾會用這樣重的口氣說話,若藍不用轉身以可以想見他皺眉的模樣。但她只是笑,微微加快了步伐代替她的回答,並且刻意忽略了身後那聲嘆息。
回到教室,若藍便看見一抹修長的紫色身影倚著門微笑的看著她,擺明了已在這站了好些時候,就等著她回來。「冰炎呢?」溫潤的嗓音自唇間溢出,剔透如紫水晶般的眸越過她看向她身後,找尋那名銀髮的年輕黑袍。
「帶褚去教室,一會兒就會回來了。」她從窗戶看進教室裡,「班導還沒來嗎?」
他搖了搖頭,「褚?是那位學弟嗎?」他需起眼睛,露出頗感興趣的表情,一邊拉開門走進教室。「能讓你們兄妹這麼關注的新生,真的很令人好奇呢!」
若藍跟在他身後進門,「有什麼好好奇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還沒實際見過面,當然好奇了。」揀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下,順便也給冰炎留了個空位,他轉頭問在他後面落坐的若藍:「不過真意外啊,居然會是冰炎接下代導人。」
「你跟提爾說了一樣的話呢。」若藍露出苦笑,「吶,你應該知道我不能出手的理由才是;而且這緣是屬於他們的,由哥哥來接在適合不過了。」
「只是覺得這樣學弟有點可憐罷了。」他聳了聳肩,倏地壓低了嗓音,「話說回來,妳還打算瞞著冰炎多久?」
「能多久是多久,時候到了自然就會知道。」她朝門的方向瞥了一眼,「在此之前,還請你先別告訴哥哥了,夏碎。」
同樣看了門口一眼,夏碎點了點頭,話題就此告一段落。下一秒,教室的拉門再度被拉開,進來的人正是冰炎,紅眼掃了教室一圈,便筆直的走向他們。
夏碎同他打了聲招呼,打趣似的問:「冰炎,等了那麼久、終於見到面的感覺如何?」
「……閉嘴!」冰炎惡狠狠的瞪了夏碎一眼。若細看,就可以發現冰炎白皙的臉頰和耳根微微泛紅,相當了解自家搭檔只是尷尬不想承認,因此夏碎只是呵呵呵的笑著,並沒有放在心上。
「對了,哥哥。放學後你還要去接褚回宿舍吧?」
「本來是這樣打算,但公會來了個臨時任務,只好麻煩妳了。」冰炎拋給若藍一把鑰匙,「行李已經先送過去了,妳再帶他去房間就行了。」
「知道了。」若藍接過鑰匙,「那哥哥,你們任務小心……可以的話盡量不要受傷,還有、不要再破壞人家的場地了,夏卡斯會不高興的。」
「我盡量。」
「哥哥!」
在旁邊看著他們兄妹互動的夏碎輕輕的笑,「小藍,那是黑管房間的鑰匙吧?」
「嗯,是啊。」若藍攤開手,讓夏碎看清楚掌心那把鑲有晶石、比較像藝術品而不是鎖匙的鑰匙,「一般學生的宿舍都已經滿了,所以只好讓褚住到黑館來,這樣剛好方便就近照護他。」
「的確呢……不過冰炎,你連房間都幫他選好了,這是私心吧?」夏碎戲謔的笑道。
「藥師寺夏碎!」
「唉呀,冰炎你惱羞成怒了,這樣子可不行,會把學弟嚇跑的。」
「夏碎,你……!」
「別吵了,班導進來了。」眼見紛爭有繼續的趨勢,若藍忙出聲打斷兩人。冰炎哼了聲,別過臉去不再搭理夏碎;後者則對著若藍笑了笑,也轉頭看向已經站上講台的班導。
真是的……淺淺一嘆,若藍跟著將視線移到黑板上,專心聆聽班導接下來宣佈的事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