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囚‧獨占》(斯奎)

「人  為什麼  憑感動生死相許
擁抱前 離別後  是否魂夢就此相繫
 
人  為什麼  有勇氣一見鍾情
人海裡  這一步  走向另一段長旅
 
給你  承諾一句  如果生命在這秒化灰燼
可還我  原來天地  在相愛那一季
夢裡蝴蝶翩然舞起……」
哼著歌,斯拉戈推開密室的門,那動作輕柔到讓人無法相信那雙手具有足以撕毀一切生命體的力量。他端起盛著熱粥的拖盤,步履輕盈的踏入室內。
「吶,奎里,你一定餓了吧?我給你帶了粥來,比較好入口的,多少吃一些吧!」上揚的尾音,輕快的語調,在在顯出斯拉戈的好心情,可卻與坐在床邊的奎里形成了極為強烈的對比。
聽見斯拉戈的聲音,奎里緩緩抬頭,原本靈動的鵝黃色眼眸此時毫無生氣,俊秀的臉龐英氣不再,膚色蒼白的叫人心疼。他眼神空洞的看著斯拉戈走近,顫抖著同樣蒼白的脣,嘶啞著嗓音開口:「……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他?
手腕上銬著沉重的枷鎖,再也無法提劍;被囚禁在這不見天日的密室裡,再也無法騎馬馳騁,再也既不起自由是怎生的模樣……一切,全都拜眼前這個名叫斯拉戈的魔族所賜。
「為什麼?」他看著他,鵝黃色的眼眸早已無法承載任何的情感,身與心已然麻痺,他只能本能的重覆著同樣的疑問,重複的問著為什麼。
「這還用問嗎?」斯拉戈愉快的在奎里身旁坐下,俊美的臉孔絲毫不見因為同樣的問題不停重複而顯露的不耐,「當然是因為我愛你啊,奎里。」
「因為愛你,所以把你關在這房間裡,不讓其他人看見你的人,;因為愛你,所以把所有窗戶都封死,不讓其他人聽見你的聲音;因為愛你,所以將你的手銬上枷鎖,這樣你就不會有機會離開我身邊。」墨綠的眼眸深處,是滿滿的愛意和與之相對的瘋狂,他伸手抬高奎里的下巴,將只剩微溫的粥送到他嘴邊。「吶,快吃吧,你瘦了,要多吃點才行啊!」
被動的任由斯拉戈餵食,奎里閉上了眼睛。他知道,餵食之後會是一連串的侵犯,他不能拒絕也無從拒絕,還是只能被動的接受這個男人對他所做的一切。
待碗見底,斯拉戈將之扔開,瓷器破碎的響聲聽在奎里耳中無比刺耳,像是開始的信號,早已不完整的衣衫被粗暴的扯開,但斯拉戈摸上他的手卻是那樣溫柔──沾染了無數血腥與罪惡的惡魔的手,竟然會以這樣彿害怕碰傷易碎品的溫柔力度撫摸他,奎里閉著眼,脣角揚起了嘲諷的弧度。
沒有間斷的交合,奎里甚至能聞到空氣中充盈著淡淡的腥息──那是他的血,但他卻已感覺不到疼痛。
「嗚啊……」聽著一聲聲無法壓抑的呻吟和交合時淫靡的水澤聲,奎里無神的眼眸裡飛快地閃過一絲堅決,連斯拉戈也沒有察覺。
完事之後,斯拉戈愛憐的將他抱在懷裡、為他上藥,一如以往的在他耳邊毫不厭煩說著綿綿情話,最後在他頰上落下一吻,溫柔的放下他去收拾一地狼藉。
「斯拉戈。」
收拾的動作一頓,斯拉戈飛快的轉身,只因在被囚禁之後,奎里除了那句「為什麼」之外不曾在說多餘的話,更遑論叫他的名字,可當他看清了奎里的動作後,墨綠的瞳孔驟然收緊,欣喜頓時被不可置信所取代。「奎里,你──!」
身為騎士,除了隨身的佩劍外必定另有一把備用的武器;奎里慣用的佩劍早讓斯拉戈取走,此時他握在手上的正是沒讓斯拉戈察覺、被奎里藏在床下的備用匕首。
直直的望著斯拉戈,奎里扯著嘶啞的嗓子用近乎氣音的音量,一字一頓的說:「我愛你,斯拉戈。但是並非以愛為名的罪惡都能得到寬恕,否則世界的秩序將不復存在……」話音方落,手中的匕首已然送進了心窩,再往下一劃,鮮血四濺。
「不──」斯拉戈扔下手中的東西,發狂似的衝到床邊,正想施法試圖止住出血,奎里卻抽出匕首,帶出了更多的血液和臟器。「不、不!奎里,你──」這樣的傷勢即使施展最高級的治癒術怕是也就不回來,斯拉戈抱緊了奎里的身子,痛苦的低喊:「為什麼?奎里,即使不被饒恕,我也想要你在我身邊啊,奎里──」
仰頭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奎里扯開一抹帶著血色的虛弱的微笑,「我總有一天會死,而你是有著近乎永壽的魔族,唯有用這個方法能夠讓你永遠的記住我……」
視野漸漸模糊,奎里脣角的笑越發燦爛。「我愛你,斯拉戈。但我不能認同你的愛,這樣殘虐的愛,不是我所想要的……」
奎里能明確的感受到體溫隨著大量的失血逐漸流失,臉頰上卻傳來有別於腹部灼熱的溫熱。他知道,那是斯拉戈的眼淚,他想伸手為他拭淚,想告訴他別哭,卻已然沒了氣力。
 
 
──吶,斯拉戈,你知道嗎?你時常唱的那首歌還有後半段的歌詞……
「……我  也願意  因感動生死相許
擁抱前離別後  與你魂夢就此相繫
我  也可以  憑勇氣一見鍾情
人海裡  這一步  走向另一段長旅
 
給我  承諾一句  就算生命在這秒化灰燼
可還我  原來天地  我們相愛那一季
夢裡(不只)蝴蝶翩然舞起
繼續  我要我們的愛在明天
繼續  就算流淚也在所不惜
有多少四季能浪費在
思念和猶豫後來此恨綿綿無盡期……」
 
 
『人類多情卻也勇敢,所以才能夠以生死相許、才能夠一見鍾情,就像我們一樣──』陽光下,米白色短髮的少年笑得那樣燦爛。
 
 
──其實我不後悔愛上你,但對不起我無法承受你的愛,所以別哭了,好嗎?
 
***
 
蝴蝶
詞:姚謙 曲:陳珊妮

人  為什麼  憑感動生死相許
擁抱前 離別後 是否魂夢就此相繫

人  為什麼  有勇氣一見鍾情
人海裡 這一步 走向另一段長旅

給你  承諾一句  如果生命在這秒化灰燼
可還我  原來天地  在相愛那一季
夢裡蝴蝶翩然舞起

我 也願意  因感動生死相許
擁抱前離別後  與你魂夢就此相繫

我 也可以 憑勇氣一見鍾情
人海裡  這一步  走向另一段長旅

給我  承諾一句  就算生命在這秒化灰燼
可還我  原來天地  我們相愛那一季
夢裡(不只)蝴蝶翩然舞起
繼續  我要我們的愛在明天
繼續  就算流淚也在所不惜
有多少四季能浪費在
思念和猶豫後來此恨綿綿無盡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