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六道輪迴》(骸雲) -5

眼見雲雀恭彌掙扎不能,六道骸像燙著了似的飛快的鬆開掐著雲雀恭彌的手,為了轉移注意力,他轉眼看向一臉擔心的澤田綱吉。「彭哥列家族也不過如此而已?」
「你這傢伙!不要太小看我們了!」獄寺準人一如六道骸記憶中的那般衝動,掏出炸彈就要衝上來,卻讓里包恩一句話給攔下。
「擁有六世記憶的男人,若是還沒辦法打贏雲雀,那就代表你不是真正的霧守後繼者。」里包恩說:「我們來打個賭吧!六道骸,要是阿綱打贏你,你就得無條件加入我們彭哥列,如何?」
六道骸挑高了一邊的眉,「我為什麼要答應你,阿爾客巴雷諾?」
「因為,加入了能讓你更方便達成你的目的;而你,不過是需要一個契機──這場戰鬥的勝負,就是那個關鍵的契機。」
「哦呀,你這是在說服我,直接投降加入你們嗎?」
「當然不,只是個交易、各許所需。你有你的理由和不輕易認輸的驕傲,而我們需要你來擔任我們的霧守。」
六道骸瞇細雙眸,仔細的打量著里包恩,想要知道為何他會如此清楚他六道骸的事情。對外,他說是要剷除所有的黑手黨,進一步以六道輪迴的力量控制所有國家元首、統治整個世界;但實際上,除了前一項是出於自己對黑手黨的厭惡,後者只是為了方便找尋雲雀恭彌的手段。
「……可以,只要澤田綱吉能贏我。」收回目光,六道骸如是回答。
「很好,那麼就開始吧,阿綱。」不管在一旁完全被忽略的澤田綱吉的抗議,里包恩舉槍給了澤田綱吉一發子彈,開啟了他的死氣模式。
沒錯,如同里包恩所言,他六道骸需要一個理由來說服他的驕傲,也讓雲雀恭彌不會懷疑的理由。右眼的數字再度轉換,恍如來自地獄的火柱破地而出,看似將他和澤田綱吉困在火柱包圍的空間內,裡面出不去而外面也進步來,也巧妙的將雲雀恭彌倒臥的地方隔絕在戰鬥的區域外。
看著澤田綱吉死氣模式時與平時迥異的橘褐色眼瞳,六道骸彎起了唇。今生的雲雀恭彌尚未成長到足以與他平手,眼前這個澤田綱吉,說不準可以?
澤田綱吉帶著手套的雙手燃起象徵大空的橘色火燄,六道骸右眼竄出淺紅色的薄火,三叉戟揚起──戰鬥開始。
 
 
結果毫無疑問的,六道骸落敗了。
其中當然跟六道骸刻意放水有關──為了避免被看出來,他僅以方纔和雲雀恭彌對打時再多一些的力量來戰鬥;但真正的關鍵在於,澤田綱吉在戰場上的「覺醒」。
即使六道骸未使出全力應戰,然而六世的差距畢竟不是那麼容易彌補。中途澤田綱吉一度因為體力透支幾乎昏厥,仍不斷的強迫自己站起來,繼續戰鬥;明明毫無勝算,他依然不死心的試圖攻擊,即使死氣之火熄又復燃,眼中的火燄卻從未熄滅過。
『那是為了保護同伴而展現的決心啊!』里包恩這樣說道。
保護同伴麼?六道骸朦朧的憶起,過去為王的雲雀恭彌,確實也曾露出這樣的眼神。登基大典上,雲雀恭彌從先王手中接過象徵王權的冠冕時,也曾露出這樣的堅毅不屈的眼神──為了守護國家,為了守護他的子民。
似乎是呼應著澤田綱吉的決心,變色龍列恩在澤田綱吉眼見要落敗之際、意外的又吐出了一顆子彈──與先前完全不同的、能提供更為強大的死氣之炎的子彈。里包恩毫不猶豫的將子彈打入澤田鋼吉體內,再一次開啟了他的死氣模式、讓澤田綱吉重新站起,為他的夥伴而戰。
原先六道骸正擔心即使澤田綱吉也無法勝他,那麼他該如何才能達成他的目的……沒想到澤田綱吉會用這麼令他意外的方式來成全他。吃力的抓著三叉戟的握柄、半跪在地上,六道骸用肩膀抹去額上的血,瞇著眼,饒有興致的望著尚未解除死氣模式的澤田綱吉。
前世今生,竟然能有這樣大的轉變麼?六道骸喀了口血,止不住的輕笑。「你贏了,彭哥列……依照約定,我加入。」說話的同時,他揮手撤去了幻術,除了物理攻擊所留下的破壞外,房內沒有留下多餘的痕跡。
澤田綱吉滅去了死氣之炎,恢復到平時的模樣,和過去前幾世時相同的怯弱神色,身為首領的他慌張的想要說些什麼,里包恩用列恩變成的棒槌將他狠狠的打去跟地面相親相愛。
彩虹嬰兒扛著棒槌,看了看六道骸,再看看已經起身的雲雀恭彌,用一副事不關己的輕鬆口吻道:「吶,我們各自的目的都達成了,接下來就要靠你自己了。」
「欸?里包恩你在說什麼東西……啊!痛痛痛,我不問就是了啦!」今生為黑手黨首領的澤田綱吉,讓自個兒家庭教師打得抱頭鼠竄,一點首領該有的風範也無。
察覺里包恩話中有話,六道骸一凜,連忙朝雲雀恭彌的方向望去,便見雲雀恭彌瞪著一雙美麗而銳利鳳眸,眼神中滿是恥辱、憤怒和不甘──似乎還參雜著一點點恨意?雲雀恭彌……恨六道骸麼?他苦澀的彎了彎唇,眼底沒有笑意。
恨吧,就恨吧。就讓雲雀恭彌利用這股恨,督促著他成長、成長到足以與他抗衡吧!在那之前,他願意擔任他的假想敵、擔任他影中的護衛──如同過去那般。六道骸轉開眼,因而錯過了雲雀恭彌繼那些情緒之後,一閃而過的複雜思緒。
 
 
六道骸正式加入彭哥列家族,成為第十代霧守。
雖然表面上他總是刻意激怒雲雀恭彌、誘使雲雀恭彌與他戰鬥,但實際上他卻對雲雀恭彌言聽計從,故而有時候首領澤田綱吉會把命令和任務發布什麼的經由雲雀恭彌轉給六道骸──儘管雲雀恭彌本人對這件事頗有微詞,可再里包恩一句「只要幫忙轉達,就可以隨心所欲的與六道骸戰鬥」,也就沒再抱怨過什麼;只是可憐的首領時常需要為此承受雲雀恭彌一頓好揍。
但由於當初六道骸滅掉了整個黑手黨家族,被復仇者通緝,在與澤田綱吉一戰後,復仇者的追查轉到日本,六道骸原打算如先前那般利用幻術避過復仇者的耳目,卻因為雲雀恭彌一句話而乖乖入了復仇者監牢。
『哼,與其像隻過街老鼠一樣躲躲藏藏,何不乾脆用那幾年的幽囚換來數十年的自由?』雲雀恭彌冷冷的笑,神情還是那樣高傲、不容侵犯,『這樣也方便我不用擔心你會在哪個地方被我以外的人宰了,六道骸。』
所以,六道骸去了。
即使雲雀恭彌話說的不怎麼動聽,但六道骸知道,這已是他最盡力的關心。與復仇者作對,絕對是吃力不討好的活兒,而且危險性極高,一個不小心隨時都會喪命;對復仇者來說,雖然他們傾向於活擒,但若是能將六道骸當場斃命,未嘗也不是不可。
只是雙方預先都認定六道骸不會答應,因此當他順從的讓復仇者靠上鎖鏈,可說是叫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由此雲雀恭彌對六道骸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那麼,恭彌要乖乖等我回來喔!』臨走前,六道骸笑著說。
『──閉嘴,誰準你叫我名字的!』回覆他的,是雲雀恭彌惱羞成怒的低吼,白皙的臉頰染著不自然的薄紅。
六道骸走了,一走就是十年。
十年間,六道骸找來了一名名喚庫洛姆的女孩代理了霧守的位置。庫洛姆有著紫色的髮色和眼睛,右眼帶著繪有骷髏的黑色眼罩,以及一頭和六道骸很是相似的髮型,保管著六道骸的三叉戟。
剛開始大家都還疑惑:六道骸為何會找一個這樣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來當代理霧守,然而當六道骸藉著庫洛姆的身體幻化現形時,大家才明白,庫洛姆是六道骸在水牢中藉著「夢」與外界聯繫的唯一管道;而在之後的初代守護者給予的試煉中,庫洛姆也證明了她具有獨當一面的能力。
十年間,雲雀恭彌總會透過庫洛姆對六道骸下挑戰,然後六道骸會藉著庫洛姆的身體顯形,與雲雀恭彌打上一場又一場。一開始總是以雲雀恭彌落敗作收場,然而隨著歲月的磨練、雲雀恭彌的成長,戰鬥漸漸趨向平手居多。
六道骸一方面欣慰於雲雀恭彌的成長,一方面卻又為此而感到失落──十年了,雲雀恭彌仍未想起他們的約定,那個他傾盡五世的約定……
十年後,彭哥列家族與傑索家族發生多次戰鬥,爾後雙方簽訂協約,成為盟友;傑索家族首領白蘭‧傑索更是開門見山的要求彭哥列家族首領澤田綱吉,將他安排在傑索家族的間諜‧入江正一正式納入傑索家族──以戀人的名義。
澤田綱吉倍感意外,可在詢問過入江正一本人的意見後,兩大家族達成協議:讓入江正一以白蘭戀人的名義留在傑索家族,但依然屬於彭哥列家族。兩家族結盟甚至達成此協議,可以說是六道骸一手促成──繼入江正一混入傑索家族當間諜之後,他於兩家族爭鬥期變換外型,假扮成白蘭身邊的傳令官,間接造就了這段戀情。
完成任務歸來,澤田綱吉給六道骸放了個長假,以嘉許其功勞;六道骸卻另外要求澤田綱吉也給雲雀恭彌放個與他等長的假期,並表示願意將自己原先的假期縮短一半──等同於是將自己的假期分一半給雲雀恭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