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六世輪迴》(骸雲) -6(end)

 

不明所以的澤田綱吉雖然疑惑,仍聽從家庭教師里包恩的建議批准了六道骸的請求,讓彭哥列家族兩個最強的守護者同時放了假。六道骸遂趁著這段假期,對雲雀恭彌提出了一同出遊的邀約。
看著眼前雲雀恭彌沒什麼表情的臉蛋,六道骸忐忑的問:「恭彌,你願意跟我去麼?」
過了十年,在六道骸說什麼也不肯改口的情況下,雲雀恭彌也就任由六道骸直呼他的名;而六道骸儘管對雲雀恭彌說過可以直呼他的名,但雲雀恭彌對他,要不就是連名帶姓、要不就是叫他變態,一次也沒有喊過「骸」。
雲雀恭彌轉開臉,冷淡的說:「去就去,廢話多麼你。」
「那我先去準備了。恭彌,要我順便幫你打包行李麼?」
雲雀恭彌轉眼看向六道骸,有瞬間錯覺以為眼前號稱歷任最強的彭哥列霧守,其實是隻遙著尾巴等待誇獎的狗狗。「嗯。」
「那恭彌等我一會兒。」對雲雀恭彌的冷淡不以為意,六道骸笑笑,一如十年來的不變包容。語落,他很快轉身忙活去了,也因此錯過閃過雲雀恭彌眼底的複雜思緒,和他近乎歎息的低語。
「你究竟要執迷到什麼時候呢,骸……」
 
 
準備好兩人的行李,六道骸開車載著雲雀恭彌走訪了不少古城──六世之前,曾屬於雲雀王朝的古王國遺址。
「吶,恭彌,你看,這是千年前古王國留下來的宮殿遺址喔!」指著眼前保存完好、矗立著的巨大木造建築,六道骸仔細的給雲雀恭彌解釋有關它的歷史,眼神裡帶著一絲懷念、一絲眷戀和一絲落寞──那是種被遺忘、不被記得的落寞。
沉默的聽了好一會兒的雲雀恭彌開口打斷了他:「骸。」
聽見雲雀恭彌喊了自己的名,六道骸立刻住了口,難掩驚喜:「……恭彌?」
然而雲雀恭彌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從狂喜的雲端狠狠摔下。
「你,究竟要執迷不悟到什麼時候呢,骸?」深邃美麗的黑眸定定的鎖著六道骸的異色眼瞳,雲雀恭彌一字一句的說,也一字一句的敲擊著六道骸的心。
「恭彌,你在說什麼……?」儘管強裝鎮定,不穩的聲線仍是出賣了他的顫抖。
「我說,你要執迷不悟到什麼時候?」
──執迷不悟……
六道骸強迫自己牽動嘴角,露出的笑容卻比哭還難看。「我不懂你的意思,恭彌……」
「不,你懂。」雲雀恭彌走近六道骸,走近、走近、走近……面對著面,兩人之間只剩下一步的距離,他仰頭,瞇起眼,無情的戳破那口不對心的謊言:「你懂我的意思,骸。否則你怎麼會露出這樣難看的表情?」
彭哥列的霧之守護者,在道上以風流聞名,無論在怎樣難堪的場面,他總能巧妙的帶過,堆著面具似的笑容、說著虛假的甜言蜜語,這樣的六道骸,唯有在同是彭哥列守護者的雲雀恭彌面前、無法吐出任何一句謊言。他在他面前,永遠是臣服者。
「我……」近距離被那雙銳利的鳳眸看著,六道骸狼狽的說不出話來。
沒錯,他六道骸的確明白雲雀恭彌話裡的意思,只是他不想懂、不願懂。
『恭彌,你相信前世麼?』很久之前,六道骸曾這樣問過,表情是那樣認真。
『你問這個做什麼?』雲雀恭彌皺眉。
『我啊,擁有前世的記憶呢……或許該說,是六世之前每一世的記憶。這樣說,恭彌你相信麼?』
雲雀恭彌冷哼,『記得又如何,反正都是過去的事了。與其眈溺在那種虛無飄渺、不知道可不可信的東西裡,還不如好好想想剛接下的任務要怎麼做。』
──你,要執迷不悟到什麼時候?
『喂,六道骸,太過執著於過去,當心連現在的自己都會迷失。』
『喔,恭彌什麼時候變得這麼關心我了?』
『哼,只是擔心你死在別的地方,讓我沒辦法咬殺而已。』
六道骸看著雲雀恭彌,只感一陣窒息般的絕望。眼前的他不是他,即使擁有相同的外貌、相同的名字,他們終究不是同一個人。六道骸深切體會到這個事實,卻又希望自己沒能體會到。
「恭彌……」六道骸喚著,不知是喚著眼前的人兒,還是六世之前的那個君王。
十五年,今生他花了十五年的時間在找雲雀恭彌,然後花了十年努力想要喚醒雲雀恭彌的前世的記憶、想要建立起他們當年沒能擁有的關係;二十五年了,他不曾埋怨過什麼,與前五世近千年的歲月相比,這短短二十五年簡直像是小巫見大巫,他願意等、等雲雀恭彌的答覆,卻沒想到他等到的,會是無情的拒絕。
白費了啊都白費了。彎了彎唇,六道骸苦澀而自嘲的笑了。
確實,他不斷的沉浸在過去。因為他忘不了六世之前雲雀恭彌給他的誓約,右眼的血紅一如當年,雖然因由不同,但卻是雲雀恭彌給予六道骸的印記,也是支持著他尋遍六道、千年輪迴的動力。
「對不起,恭彌。」歛下眼睫,六道骸輕輕的說:「如果讓你困擾了,我很抱歉……請你忘記吧,忘記我之前說的那些,今後我們就只是普通同事而已。」如果,雲雀恭彌困擾的話,他六道骸願意退出。
「骸。」雲雀恭彌骨節分明的修長手指用力的揪住六道骸襯衫的領口,將比他高上半個頭的六道骸拉向自己,「你是在水牢裡泡水泡到腦子也爛了是吧?給我把話聽完!」
「之前我就說過了,太過執著於過去,會迷失掉現在的自己,看看你現在這是什麼死樣子。」沒理會六道骸困惑的表情,雲雀恭彌自顧自的開口:「你不斷的緬懷過去,你追尋的到底是六世之前的那個我、還是今生的這個我?你活在過去的記憶裡,連現在也看不清了?像個行屍走肉一樣的生活,你這模樣可真難看啊,骸。」
「給我聽清楚了,前世今生,雖有相同的靈魂,擁有過去的記憶,但我們已然不是同一個人。今生的雲雀恭彌,絕對不會是前世的雲雀恭彌;今生的我是彭哥列家族的雲之守護者,不是前世的那個帝王!」頓了頓,雲雀恭彌瞇起眼眸,「而你,六道骸,你也不再是過去那個被職責所束縛的護衛,今生的你,是彭哥列的霧之守霧者。再讓我看見你露出那種笑死人的落寞神情,我就當場咬殺你,聽明沒有?」
『來尋我,不許你忘記我……聽明否,骸……?』
──聽明否……
雲雀恭彌最後一句話,與六世之前,重疊了。看著那雙黑曜石般的眼眸,六道骸霎時明白過來。
「……恭彌,你、其實都記得……對吧?」他問,衷心希望這次的答案會是肯定的。
而雲雀恭彌的確也沒讓他失望。「你在說廢話麼?不然你以為我花那麼多時間在你身上做什麼?」鬆開揪著六道骸的手,雲雀恭彌向後退了開來,「誰曉得你這白癡腦子像水泥灌的,一點都不知道變通。」
「那、那你為什麼……」
「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承認?」雲雀恭彌挑高了一邊的眉,「因為我想看你這笨蛋什麼時候才會聰明點,但看來是我太高估你了。六世之前如此,今生也如此,說你是笨蛋搞不好還算誇你了。」
「叫你來找我,可不是讓你被那段記憶牽羈,而是要你用新的身分來面對我,不用像過去那樣被君臣之禮所束縛。」他哼了哼,「順便當作是你動作慢的懲罰。」
……敢情最後一句才是重點吧?六道骸無奈而放鬆的笑了,向前幾步、伸手將雲雀恭彌擁入懷中,實現了他在夢中做過不下千百回的願望。「恭彌、恭彌……」確切感受到懷中人兒的溫暖,六道骸閉上眼睛,輕輕的低喊著。
「叫魂啊,吵死了!」嘴上這麼說著,雲雀恭彌卻沒有推開六道骸,任由他抱著自己。
六道骸與雲雀恭彌,輪迴六世,只為今日。糾纏了六世的情感,終於在今生能有了完滿的結果。
「吶,恭彌,我可以吻你麼?」
「……你再問一次,我就說不可以!」
「呵。」六道骸當然沒給雲雀恭彌拒絕的機會,低下頭,他吻上那透著櫻色的粉嫩雙唇。
深深地吻著,一如千年來的執著與想念。緊緊相貼著的唇,兩人在有限的空間裡交換著彼此的氣息,纏綿悱惻。
片刻,唇分。
額頭抵著額頭,喘息未定,六道骸便笑道:「恭彌的技巧很生澀呢,因為沒有跟女人交往過的關係?」
「囉唆,你以為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沒節操麼!」雲雀恭彌眨著依舊朦朧的眼兒狠狠瞪著六道骸,可惜殺傷力稍嫌不足。「敢嫌以後就不要了,你自個兒找別的女人去吧你!」
「怎麼敢嫌?這代表恭彌只屬於我一個人的,高興都來不及了。」在雲雀恭彌唇邊又落下一吻,六道骸摟緊了他的腰,「何況那些女人只不過是洩慾兼練習的對象罷了,恭彌卻只有一個。」
「哼,油嘴滑舌。」
「對恭彌才是真心的呢。」親了親雲雀恭彌酡紅的臉頰,六道骸鬆開手,改牽住他的手,指了指眼前的古城,問:「是說,都到這兒了,恭彌要不要進去看看呢?」
「也好,就進去看看吧。」
──看看,寫著六世之前的我們的過去,寫著我們曾經存在於此的證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