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宮闕》(洛穆) - 12

一直到入宮前,洛特的眼神始終是那樣死寂,整個人彷彿行屍走肉一般──沒想到入宮後沒幾日,塔迪驚訝的發現,洛特的眼眸不知何時又重燃起了火燄,不過有別於從前,那簇生命之火帶了點柔情、帶了點渴望,簡直就像是為了誰而燃燒也似的。
『喂,洛特,老實招來,你最近是不是在宮裡遇到了什麼好事啊?』趁著金吾衛與羽林軍的兩位統領受命一同帶兵巡視皇城,塔迪策馬和洛特並其,傳音問道。
洛特沒有回答他,反問:『塔迪,我問你,你可認得一名和我們年紀相當、有著栗色長髮和金色眼睛的少年?』
塔迪不疑有他,隨口答道:『怎不認得?那是穆亞二皇子,皇上特別器重的兩位皇子之一。怎了,突然問起二殿下?』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洛特說著,唇邊揚起一抹自信的淺笑。
看著那抹笑容,塔迪有瞬間錯覺,彷彿過去的洛特又回來了。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讓洛特有這種反應,但至少他看來已經不需要他擔心了,何況洛特也說他之後就會知道,沒必要現在就急著問個明白。聳聳肩,塔迪很快的便將這事拋到腦後──卻沒想到竟會是在大皇子斐恩弱冠以及小公主莎卡及笄的慶宴上得到解答。
──『皇上,臣洛特,願請自任兼職為皇子近衛。』入宮好一段時間,總是予人獨來獨往、除了斯拉戈之外任何人都難以親近的欽定下任金吾衛上將軍‧洛特居然在慶宴上堂而皇之的提出這樣的請求,霎時滿座嘩然,除了明顯是知情者的斯拉戈舉起酒杯擋住自己的臉以隱藏表情之外,連塔迪都傻了眼,弄不清洛特葫蘆裡是在賣什麼藥。
『哦?』端坐在主位上的皇上拖著腮,饒富興致的看著眼前向來桀敖不馴的金吾衛士,『獨翔於大漠的蒼鷹,終於肯收斂羽翼了麼?』
『臣惶恐,讓皇上這般費心。』單膝跪地,洛特昂挺著胸,幻銀的的眸子迎上帶著打量意味的琥珀色眼眸,不閃不避。『但回皇上的話,若那蒼鷹不惜折翼也要守護身後最重視之物,不知皇上是否願意將那份珍寶託付於牠?』
『呵,真是有趣的說法。』仰頭飲盡杯中瓊漿,皇上轉向皇子們的席位,目光瞟過已然離席的穆亞的空位,最後轉向斐恩,『既然咱們未來的金吾衛上將軍這般有心,那麼朕就將大皇子的安危交付於你了。』
『皇上,臣──』眼見結果不如預期,洛特蹙起眉,正待拒絕,大皇子斐恩卻先他一步道:
『父皇,兒臣並不需要近衛。』深知自家父皇的性子,斐恩微笑著拒絕了皇上的好意,彎著一雙如天空般湛藍的眼眸道:『兒臣的實力您是知道的,更何況,兒臣並不喜歡身旁有個人跟著。』瞥了洛特一眼,斐恩道:『但見將軍這般有心,恰巧二皇弟缺了個習武的伴,父皇何不讓將軍去陪陪二皇弟?』
『這倒是個不錯的建議。溫摩爾雖然也常伴著穆亞習武,但到底走的路子不同……換作金吾衛確實合適。』約莫是看夠了洛特的反應,皇上頷了頷首,『那就這樣決定吧。不過穆亞此時並不在席內,且待將軍自個兒去知會穆亞吧。』
『多謝皇上。』洛特低下頭,塔迪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聽他道:『那麼臣即刻去尋二皇子,請恕臣先行告退。』
心知洛特有多麼急不可待,皇上倒也沒再刁難,揮了揮手道:『去吧。』
『謝皇上,臣告退。』洛特起身又行了一禮,便不再多拖延的立刻離開了筵席。那是塔迪自認識洛特以來,頭一次看見他如此急促的模樣。
心續疾轉,塔迪忽地憶起先前洛特的轉變、以及他忽然問起二皇子穆亞的事兒,再看看今日洛特的表現,將兩件事兜在一塊,塔迪總算弄明白了前因後果。『原來這冰山也有融化的時候……』正想著,耳邊又傳來尤姆向皇上說話的聲音,讓他立刻回過神,仔細的聆聽。
『不過父皇,您真的放心將他安插在二皇兄身邊麼?』望著洛特離去的方向,三皇子尤姆微微蹙著眉問道。『即便洛特將軍是真有實力,但畢竟是外族人,難保不會有後患……』
『放心吧,尤姆。』皇上搖了搖酒杯,微微虛起的琥珀色眼眸透著一絲狡黠的笑意,『若說未馴服的蒼鷹還需鍊鎖,那麼穆亞無疑就是洛特將軍最好的拘束。』
 
 
現在想來,當時皇上說得可一點也不錯,甚至還遠遠超出了預期。看著洛特肅容分析當前的局勢,塔迪不住彎了彎唇,可隨即又因為正商討著的事兒而隱去了笑容。倘若洛特的推測無誤,那麼事情就越發棘手了。
如今邊境外諸國唯有遠北之國能與天朝相抗衡,然而緊鄰長城的好些外族因乘地利之便,與天朝往來頻繁更勝他族,貿易繁盛之餘,即有餘力發展軍事,其中又以魔族為最,幾乎已坐大到足以匹敵遠北,且魔族族風強悍,強者輩出,先帝在位時便多有動亂,直到當今皇上即位方才休止,卻沒想竟只是表面平和。
由洛特所知的消息來看,魔族早在十多年前就開始佈局,由鄰近各族開始,一步步蠶食鯨吞,為免打草驚蛇,僅是暗地裡不動聲色的將各族王室操握在手,明面上依舊是各自為政、互不相干的局面。
「我族族王心機深沉,不僅將野心掩飾的極好,甚至刻意讓薇薇安經手這次的任務,不外乎就是要藉此牽制我,即便刺殺不成,也能趁著皇族為此亂了陣腳而一舉攻入中原。」洛特簡單扼要的說明。「現在只怕族王不僅控制有鄰近各族,還可能與遠北互通互利,若真是如此,即使強大若我國,我想勝算依舊不高。」
「我說這魔王倒也真按捺得住,也挺會做表面功夫的。」塔迪蹙著眉搖頭道。
「我族崇尚力量,權力則是力量強大的證明,想我族王忍氣吞聲了十餘年已是反常,不可能真毫無動作的。」洛特淡淡的說。
「唔、等等,洛特。」一邊歸納著目前得到的結論,塔迪忽地意識到一個問題,「你說你在認識我之前就離開魔族了,那之後直到重逢之前你是到哪裡去了?」
「去冥族遊歷了一段時間,之後又輾轉回到了魔族任職元帥。」
「所以你是回魔族當元帥時遇到了……」原本想問洛特是不是又因為在魔族遇到了什麼事才會導致他還找他時的那身狼狽,但想先前提及此事時洛特閃避的態度,塔迪便生生打住了話頭,轉而問:「既然你曾在冥族待過,那麼你覺得冥族那方有可能受魔族牽制麼?」
「不可能。」洛特想也沒想就斷然否決,「冥族勢力雖遠遠不如魔族甚至神族,但那僅僅是因為該族繁衍不易、人口數少,且冥族人深居簡出,不愛與外族接觸,要不以冥族遠遠勝過遠北和魔族的實力,今日的天朝早該讓冥族拿下,壓根兒輪不到遠北和魔族出手。」
塔迪點了點頭表示明白,而彼時一直安靜聽他們說話的奎里開口:「那個,頭目,既然這樣,能不能試著和冥族合作呢?」
此話一出,銀紅二色的兩雙眼眸齊齊轉向奎里,洛特更是點點頭,示意他繼續說下去。被兩位上級這樣看著,奎里多少有幾分緊張,他舔了舔唇,道:「由頭目的敘述判斷,冥族長久以來都維持著中立的立場,但屬下以為,那是在各族利益不相侵犯的前提下。然而遠北和魔族壯大,勢必影響冥族甚鉅,若趁此機會提出合作的要求,想必冥族不會拒絕的。」
「且排除遠北與魔族,冥族又隱隱領導著整個塞外的局勢,只要妥善利用這次合作,屬下覺得,這將能為我國與塞外各族打下更為堅實的外交基礎。」
聽了奎里的解釋,洛特和塔迪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前者瞇起了幻銀的眼眸,喃喃低語:「這倒不失為一個好方法……只要冥族介入,屆時魔族和遠北都不得不收手,要想保住皇族、肅清刺客也就容易得多了。」
冥族因少與外族接觸,外界對其了解甚少,只道冥族族人各個力量強大、但性不愛同人爭鬥,其餘等皆蒙上了一層神祕的面紗;而少數能獲得允許進入冥族者,又彷彿受了什麼制約似的三緘其口──就是洛特也不例外,冥族之事,若非眼前情勢所逼,只怕除了當年同行的斯拉戈之外,不會有人知道他曾去過冥族──以致今日依然未能一解冥族之秘辛。饒是侞此,冥族依舊是塞外各族公認的最強者,從連天朝待其使者都格外尊重即可見一般。
「既是如此,那就快些行動吧!天曉得魔族刺客何時又會在對皇子們動手。」主意一定,塔迪忙催促道:「洛特你曾遊歷冥族,當有法子說服他們出兵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