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60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止‧染‧顏‧色》(櫻庭愛生系列 同人)

止染漆黑的眼眸瞬也不瞬的直盯著嘉隆同樣深邃的雙眼,幾度啟唇卻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只能任由嘉隆修長的手指一遍遍的、親暱的觸碰他的髮絲和臉頰,並感覺由兄長指尖傳來的溫度,冰涼得叫他不自覺的微微顫抖。
「跟我回去吧,止染。」嘉隆溫柔的說著,伸手牽起止染的手。
從頭到尾,嘉隆的視線都在止染身上,對於就站在止染身旁的我連投來一眼都沒有──彷彿他眼中只有身之為弟弟的止染的存在,容不得其他人。
看著眼前嘉隆和止染幾乎是同個模子刻出來的俊美臉龐,我沒有為兄弟倆的極端相似而驚嘆,腦中先浮現的反倒是在止染回頭後、我頭一次看見的他恐懼的神情。
下意識的,我伸手握住了止染的另一隻手,同時驚覺他的體溫比平時還要來的冰冷。
止染似乎被我的舉動給嚇了一跳,原本注視著嘉隆的眼眸轉向我,在那深邃似無底的眼眸中,我發現止染因為嘉隆出現而露出的恐懼稍稍被疑惑給沖淡了些,遂又握緊了他的手。
其實我也說不出藉由這樣交握的動作,究竟是想告訴止染還有我在、或是讓我自己在面對嘉隆時能夠平靜一點。儘管在看過《藍染胎葬》後我對嘉隆有了基本的認識,但實際面對本人果然還是有段落差的。
朝止染扯出一個微笑,我轉眼看向嘉隆,正巧對上了嘉隆似乎是在注意到止染的異樣後才捨得轉向我的視線。
迎著嘉隆的視線,讓我好不容易才堆起的笑容就這麼凝在唇邊。若說止染是純粹的傲慢,嘉隆就是完全容不下他人的不屑──冷然淡漠的如同在看一個無生命的物件,連瞥一眼都嫌多餘。
「你是誰?」嘉隆微微皺著眉,語氣雖然溫和卻透著幾分冷意。
「我……」雖然我很想像之前去三途獄門村投宿時面對飯店主管那樣堆著燦爛的笑容直言坦承說「我們是戀人」,但不知為何面對著嘉隆我連笑容都快掛不住,更遑論說出我和止染的關係了。
正當我在躊躇之際,止染忽地回握住我的手,緊得讓我有些生疼,並抽回了讓嘉隆握住的那隻手。
「止染?」嘉隆詫異的將視線轉回弟弟身上,方才即使看著我也不曾倒映出我的身影的眼眸此刻被止染的身影所佔滿。
對於止染的舉動我也頗為好奇,同時也有種說不出的安心,因此儘管手被他握的很痛我也沒有掙開,只是握緊了交握的手,等待止染的下一步動作。
兩手交握似是給了止染鼓舞,就見他深呼吸了口氣,用著一貫清冷的語調說:「哥哥,我們是戀人。」
「戀人」兩個字顯然衝擊了嘉隆,他頓時無語,然而再看向我的眼神已多了不善。
倒是我因為止染的話而放鬆了些,緊張和害怕什麼的都沉澱下來。
我是止染的戀人,雖然在之前止染對我說他只有我時我有種非感動的、想掉淚的衝動,但說到底我也有著身為戀人的獨占慾,因此我在穩了穩呼吸後迎上嘉隆的目光,開口:「是的,我是止染的戀人。」
有了開頭,要繼續就容易多了。依我對止染的了解,再加上這幾天的反常,我幾乎可以想像止染在對嘉隆坦承我們的關係時是用了多大的氣力,身為戀人的我自然也該說些什麼才是。
看著嘉隆,看著這個將止染一手拉拔長大、曾是止染的天與地的男人,我輕聲卻堅定的說出一直以來我想說卻沒有機會說出口的話:「我不知道止染的名字究竟是誰取的,但我想,每個名字背後都會有其意義。」
「而我的解讀是:止染,停止侵染……讓這個名字的主人,能保有其最初的顏色。」直視著嘉隆,我說:「我不知道我的解讀是否正確,但至少請你放過止染吧。」
「他已經不再是從前的那個止染,請你……讓他選擇自己所想要的顏色吧。」
在我說完這段話後,嘉隆沒有回答,幾乎讓人窒息的沉默降臨在我們之間,在冰涼氣息的圍繞中,我唯一能感覺到的是止染掌心的溫度和他微微的顫抖。


***

嗯,斷在這邊很莫名其妙我知道,但我覺得這是最適合的結局。(其實是等於沒有結局的結局(揍
應該說,因為是嘉隆和止染的組合,所以有很多種可能的結局,既然如此既乾脆停在這邊,給讀者自己想像了。(欸
話說這是惡哉大在再版《籠中鳥》中的番外篇,我等於是接龍了這樣,如果誰有興趣可以繼續接下去喔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