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盜墓筆記》讀後感

 
 
花了點時間看完盜墓筆記第一和第二季,有種「終於結束了」的滿足和空虛──滿足於終於看見了結局,卻又空虛於希望看見結局之後的故事。
一開始接觸盜墓,始於網路上的同人,看著看著不由得引起了我的興趣,遂轉向學校圖書館挖寶,開始了一連串的煎熬等待(等書來)和沉迷閱讀故事時的感覺,隨著劇情起伏,我對盜墓的角色認識漸漸脫離了由同人得來的片段、甚至帶點偏狹的認知,慢慢拼湊出原作者真正付予角色們的真正性格。
我自認看了不少小說,加上本身也有在寫,因此很清楚一個故事若要生動,其中角色的性格鮮明是不可或缺的,而盜墓正恰恰具備了這點,和台灣現有市場的角色必備條件(諸如美型、強大或從徹底廢柴開始變強等等)不同,盜墓的角色則更為貼近我們所屬的「現實」,因而能引發強烈的共鳴。
所有角色,我最喜歡的就是鐵三角了,相信看過盜墓的許多人都和我一樣。代表著普通人的吳邪,由最貼近現實面的二世祖身分切入,因著好奇和天真跟著三叔一塊兒盜墓,從而引發的後續的故事。可以說,吳邪是一個啟發點,倘若最初他沒跟著下斗(盜墓),那麼就不會有後續的故事,他依舊會是個鎮日混吃等死的二世祖,要這種人產生極大的改變,勢必得有極其強烈的刺激,下斗的經驗和家族的謎團、以及環境情勢的逼迫正是使他改變的轉捩點。
如水一樣軟弱的吳邪,天真單純而懦弱,沒有極高的智商、厲害的身手,怕死又怕傷害身邊的人,經歷了別人所沒有的經歷,被迫成長、被迫從依賴著長輩的小紈庫變成得獨當一面的領導──在所有人可以退縮的時候,他恰恰不能退縮;在所有人可以逃避的時候,他偏偏不能逃避──為了他的三叔和朋友,他捨棄自己的軟弱,即使害怕也毅然決然的堅強起來,掙扎著成為一個他本不希望成為的人。
我希望這一路走來,所有人都能好好活著,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各自的結局。我們也許不能長久地活下去,但請讓我們活完我們應該享有的一生。
這是吳邪的期望。身為一個領袖,這是種不應有的心軟和天真,但他即使為了扮成三叔帶上兇惡的面具、即使平時有很多小奸小惡,但在面臨重大抉擇時,他依舊是那個保有良知、希望大家都好的吳邪。
作者評語吳邪:他是一個無論多麼恨你,都希望你可以活下去的普通人。不懂殺戮,不懂那超越生命的財富,他只懂得「活著」二字的價值。
他需要別人的保護,需要別人的幫助,擁有無窮的好奇心和慾望,但只要有一個人受到傷害,他自己的一切就都不重要了。吳邪這般的特質,很難不叫人喜歡,真要比較,他就和《家庭教師》中的主角阿綱相類似,不同的是前者依舊以個人本我為出發點,也未能成長到足以保護所有想保護的人,後者則是趨近理想化的守護情操,然而壓在兩者間上的擔子雖不同,卻都同樣沉重的迫使他們改變原來的自己。
再來是張起靈(悶油瓶),以作者的原話來說,就是一個強大的猶如神一般的男人。他強大,背負著的命運卻痛苦而沉重遠甚於吳邪,但他沉默淡然,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更不會有想逃避的念頭,和吳邪完全是相反的存在。
你能想像嗎?有一天,當你從一個山洞中醒來,在你什麼都不知道,疑惑地望著四周的時候,身上已經有了必須肩負的責任。你沒有權利去看沿途的風景,不能擁有朋友和愛人。人生中所有美好的東西,在你有意識的那一刻起,已經沒有了意義。
作者自言,在寫這個角色時,心中總是泛著一股深深的傷感。確實,張起靈是個讓人心痛的角色,而若從他的身世背景來看,不難理解他的沉默為何。
相較於吳邪,張起靈代表的是典型的家族宿命,只因出生在張家,恰被選為繼承人,他就必須背負著這些從他出生起就被決定要擔下的重擔,無從選擇更無從逃避,加以看過無數死亡、經歷一次又一次的失憶,他的心因而麻木了。我想他不是不痛苦,而是深切明白自己沒有表示痛苦的權利,只能機械式的重複著相同的循環,執著地想完成與生俱來的使命,以給自己尋一個終點。
他不怒不哀,沉默而堅毅的完成他的目的。在我的想法中,他沉默,興許是另一種無言的抗議,而聽見這抗議、願插手去管的,就只有吳邪了,所以吳邪才會在張起靈要離開時,絞盡腦汁的想要說服他留下,只可惜未能成功。
不是頑石冥頑,張起靈最後吐露的秘密,就是代替吳邪去守那座青銅門。可以說,吳邪是張起靈與世界連結的唯一一條細繩,為了保住這條細繩,張起靈選擇代替吳邪,只求讓吳邪好好活下去,走過一個十年。
最後是胖子,說實話我初看時尚看不出他是個什麼樣的角色,畢竟我看的同人多是張起靈和吳邪的諸多糾葛所衍生,仔細提及胖子的並不多,但看過原作,當即能明白這是一個絕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他的存在,深深影響的吳邪和張起靈。
剛開始,胖子給人的感覺就是老不正經,且總是闖禍,但漸漸的就會了解,那些不過都是表面,真正的胖子,其實是個粗中有細、甚至比吳邪還心細的人。比較一下三人,吳邪軟弱而逃避痛苦,張起靈麻木的無視痛苦,唯有胖子會想法子去化解痛苦,他們三人湊在一起,恰是互補了彼此的不足。
相比其他兩者的逃避和無視,胖子是承受、真能體會痛苦對己身傷的人,他的不正經,是用在化解這些痛苦的,好使自己能打從心底真正感到快樂,誠如作者評:胖子就是看穿一切的佛
他的笑談中包含了許多東西,如他稱吳邪為「天真無邪」即表示他已經吳邪看個通透,又如他能默契地和張起靈無須言語的化解任何危險,就是他已完全理解張起靈內心的空白。說到底這也和年齡有關,胖子到底比吳邪年長,能有這番心思自然也不在話下,在某些行為上也比吳邪要來得理智,猶如張起靈在巴乃和兩人道別時,吳邪不能諒解,而胖子卻已然明白。
你的局,未必是小哥的局。
看得這樣通透的人,最終也是有承擔不了的時候。雲彩的死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他的心無法再同從前一樣化解痛苦,他因而選擇留在巴乃與這份痛苦相伴,這是他的結局,想必也是他記憶中最鮮明的一筆。
人物評比解析差不多了,最後是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有關於鐵三角的三個角色的對白──
「這是我的朋友,請你們走開。去告訴你們老闆,如果我的朋友受到任何一點傷害,我一定會殺死他,即使他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到他,反正我有的是時間。」悶油瓶淡淡的說出了這句話,身後是不知所措的胖子和吳邪。
「我告訴你們,就是他以後把我所有的產業全部毀掉,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這是我吳家的產業,我想讓它敗在誰的手上,就敗在誰的手上。我今天到這裡來,不是來求你們同意這件事情,只是來知會你們一聲。誰要是再敢對張爺說一句廢話,猶如此案!」吳邪用他不完全結實的拳頭砸穿了書桌,那一刻,憤怒讓他感覺不到指骨碎裂的劇烈痛苦。
「胖爺我就待在這裡,只有兩個人可以讓從這裡出去,一個是天真你,一個就是小哥。你們一定要好好地活著,不要再發生任何勞煩胖爺我的事情了,你知道胖爺年紀大了。當然,咱們一起死在斗裡,也算是一件美事。如果你們真的有一天覺得有一個地方非去不可並且凶多吉少的話,一定要叫上我,別讓胖爺我這輩子再有什麼遺憾。」
三段對白,清楚地展現出三個角色的性格──張起靈默默不顯的關心,吳邪為了身邊的人不惜一切,胖子不希望錯過兩人的遺憾。著實叫人動容的鐵三角,超越了友誼卻又不同於親情的強烈羈絆,深深的將三人牽引在一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