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殘影築居

關於部落格
皎月遮星,殘影獨築孤寂居
  • 2569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餘燼】- 1

 

前路荒煙漫草,男子頭戴斗笠,頂著豔陽策馬而行。

乾燥的風揚起黃沙漫漫,已是連年大旱,又逢家國動盪,流匪四起,許多村子都給洗劫一空,村民懼怕,紛紛遷徙他處,是故一路行來,縱然有村莊,亦不見絲毫人煙。

一人一馬緩步踱著,不覺又來到一座村落。男子翹首望望天色,忖著是否要繼續趕路抑或就地找幢空屋夜宿,不經意的側頭,卻瞥見入口近處的相思樹下倒臥著一抹人影。

男子下馬趨前察看,是名黑衣金繡、清逸俊秀的青年,儘管面色慘白、入氣少而出氣多,但確實還活著,粗估應是過於勞累又不慎染了風寒。男子瞧著青年半晌,探手將他抱上馬背。察覺到背上的重量不屬於主人,馬兒低頭詢問也似的碰了碰男子肩,男子安撫的拍拍牠的脖子,便擲起韁繩牽著馬進入村子。

雖是無人居住,但因著大旱並未下雨受潮,屋舍多還保持完整,男子最後揀了間足夠寬敞、家私俱全的房子。雙向對開的大門足以讓三、四個大男人並肩通過,料想先前應是村長的住處,為方便村人齊聚議事才會將門戶開得如此大,這下倒也讓男子得以將馬遷入屋內。

稍加打掃,將環境整理至尚可住人,男子這才將青年抱到床榻上,並解下披風代替被褥給他蓋上。安頓好青年,男子自馬兒身側的囊袋中取出火石、乾糧和一小包草藥。

那草藥、乾糧,和包裡的些許碎銀,是前些時候救了被馬賊洗劫的藥師、並替對方將財物追討回來時,對方硬是要他收下的。他經年習武,體魄強健,素來鮮少害病,收著那些草藥只當是有備無患,沒想這會兒還真給用上了。

將草藥和乾糧擱在中央的大圓桌上,他拿著火石到角落的灶爐利用現有的乾柴起火,再到屋後的水井打了兩桶水,一桶倒入灶上的鍋爐燒滾,另一桶則餵給了馬兒。

等水燒開的當兒,男子繞到馬身另一側,自麻布袋裡掏出草料餵馬,接著再取出刷子給馬兒刷毛。待刷好了馬,水也差不多滾了,男子摸摸湊過來撒嬌的馬首,走到灶邊倒了一碗熱水,將乾糧放入水中泡軟,再拿過一只茶壺臻滿熱水,倒入部分草藥,放到灶上另一個爐口熬煮。

忙活了一陣,時已近晚,男子捧著碗坐到窗邊,邊吃邊眺著越漸西斜的殘陽若血,染紅了滿天雲霞。眺著望著,他停下了進食的動作,虛起了眼。這樣的天色,勾起了他記憶中某個片段……

「唔……」床榻那兒一聲呻吟,將男子自回憶中拉了出來。他草草將碗中餘下不多的食物嚥下,將空碗隨手往桌上一放,忙走近榻邊,便見青年已然轉醒,只是意識還不很清楚。

「醒了?」低沉略啞的嗓音傳入耳中,青年瞬了瞬仍有些迷濛的眼眸,含糊道:

「水……」

青年的聲音不大,若非男子耳力極好,險些就要沒聽見。「你先坐起來吧。」他頷首,一邊伸手扶他,「起得來麼?」

「嗯……」青年靠著男子的手臂吃力的坐起,昏沉沉的腦袋難以思考,男子因自他身上傳來的高熱頓了頓,盡可能的放輕動做,小心翼翼的讓他靠著床頭坐好。「好難受……」

「你在發燒。」男子替他將披風拉至胸口,「喝完水吃過東西,再喝點藥就行了。」輕聲說完,不待青年回答,他便轉身倒灶邊盛了碗水,一手同時將熬藥的茶壺提離爐口,臻入另一個碗中放涼。

在男子端起滾水仔細吹涼,忽聞一串劇烈的咳嗽和馬兒的嘶鳴聲。轉頭一看,青年雙手掩口壓抑的咳著,弓著身,雙肩隨著咳嗽一聳又一聳;馬兒似乎正是被那突如其來的咳嗽聲給嚇著了,這會兒正不安的嘶叫、刨地。

男子淺淺一嘆,走向馬兒,中途隨手將茶碗擱在圓桌上,來到馬兒身旁,一手摸頭一手拍拍頸項,讓牠安下心來。在男子的安撫下馬兒安靜下來,用頭蹭蹭男子的肩便幾個踏步繞開去喝水,見狀,男子方才回身去端茶碗,一邊湊近唇邊繼續吹涼一邊走到榻邊。

青年依舊咳著,絲毫不見止住的跡象,男子探手撫上他的背,揚聲壓過青年的咳嗽聲:

「坐到床沿來。」

雖有些不明就裡,青年仍邊咳邊依言將身子挪至床邊,將腳踩上地面,這時男子又道:

「抓緊沒咳的間隙,慢慢呼氣,一邊將頭垂到膝上,讓胸膛裡的空氣出來。」

看著青年循著指示做出動作,男子續道:

「屏住氣一會兒,再慢慢呼吸,越慢越好,然後一樣慢慢把頭抬起來。」

照著男子的話,加以燙熱的身子沉重,青年的動作很是緩慢,恰恰滿足了男子「越慢越好」的要求。

「現在坐直身子,正常呼吸看看。」

青年仰頭打直腰桿,謹慎的吐納入夜後漸轉涼的空氣,驚訝的發現適才劇烈到令他胸悶不止的咳嗽竟給止住了。他抬眼看向男子,啟唇欲言,卻在眼簾映入男子面上半覆面的半臉面具時戛然而止。男子沒有漏看青年細微的表情變化,但並未多說什麼,僅是將已吹涼的溫水遞上。

「喝慢點,先在嘴裡含一會兒再嚥下。」落下這句提醒,男子拿過他方才用過的碗到灶邊舀了點水稍加沖洗,再盛了些熱水放入些乾糧泡軟,另一手端起盛藥的茶碗走回榻邊。

榻上青年喝完了水,見男子過來忙將空碗擱在膝上,伸手接過泡著乾糧的碗,幾乎是迫不及待的就口就吃。

男子搖搖頭,拿過空碗放到床頭邊的茶几上。「慢點,沒人跟你搶,當心別噎著。」話音方落,青年就給噎了一下,悶聲咳了起來。

「真是……」男子放下湯藥,側身探手輕拍青年的背,幫著他把食物嚥下。

噎了那一下,青年放緩了速度,小口啜著泡了水而成稠狀的口糧,男子就站在一旁盯著他吃完,接著遞上湯藥。

湯藥色澤墨黑,入口極苦,青年蹙緊雙眉忍耐著喝完,男子瞧他一副吃了黃蓮的模樣,不住勾起唇角。確認青年喝完了藥,男子收了碗沖淨,又另外倒了些水給他,他也沒在客氣,立刻仰頭飲盡,沖淡口中的藥味,方才舒顏展眉。

吃過東西喝完藥,青年有了精神,便開始打量起眼前的陌生人。

男子身形挺拔高俊,一頭及胸的青絲披散,深藍的上衣鑲著銀邊,亞麻白的禈褲褲腳紮進黑底繡銀色雲紋的及膝長靴,更襯得他身姿修長;寬闊的衣襟敞露出結實精壯的胸膛,小麥色的肌膚托襯得胸口以黑繩串起的三枚獸牙越發顯目。

看看男子,青年再看看自己──及腰長髮在腦後用木簪固定成馬尾,黑衣黑褲黑靴,其上繡以金線,左耳上綴著青松石製的藍色耳珠;再攤掌,膚色是怎麼也曬不黑的瑩白,指腕纖細,精瘦而不壯,搭配上自己那以男性而言過於秀麗的容顏,十次有八次被誤認為女人……

「人比人,氣死人。」青年低聲咕噥道。

將茶碗放回灶上的男子回身,剛巧見他唇瓣一掀一闔,卻沒聽到聲音,遂問:

「你剛才有說話麼?」

「自言自語罷了。」青年瞬了瞬眼,「我姓月,單名一字笙。敢問大哥如何稱呼?」

「我複姓東方,名空閻。」

「東方空閻?那我喊你東方大哥可好?」

「隨你。」東方空閻走近,探手替月笙將披風拉緊,將他裹得嚴實。「已經染風寒了,當心些別再受涼,否則又要咳了。」

「噢,好。」不想再咳個沒完,月笙聽話的抓好披風,抬眼見東方空閻坐在桌邊的圓椅上,而原先在一旁喝水進食的黑色俊馬已湊到他身畔,撒嬌也似的用腦袋蹭著他,東方空閻面具後的眼眸微微虛起,唇角輕揚,抬手一下一下的摸著牠的脖子。

月笙抓著這機會又仔細的看了看東方空閻的面具──薄鐵製成的面具略呈一倒三角,由耳上緊貼臉頰直遮覆至鼻尖,雙眼下方銘刻有簡單的紋飾,面具下緣有一線金漆,此外唯一、也是最惹眼的裝飾就是由前額往下經兩眉間到鼻梁上半,雕工細緻而猙獰若惡鬼的頭像。

看到那恍若閻王像的頭像,月笙腦中閃過一個名字:「東方閻王」。

東方閻王,是江湖上人盡皆知、卻少有人見過的武林高手。關於他的傳聞之多:一說他武藝高超,卓爾不群,然為人孤高冷漠,不愛同人打交道,行蹤詭秘;另一說舉凡見過他的人皆死於其手,只有極少數能僥倖逃過一劫;又一說他專殺流匪馬賊,取其錢財為己用……

──但無論是哪一個,都一定會提到他帶著雕有閻王頭像的面具。

真會是他麼?月笙輕蹙雙眉,目不轉睛的思考著。雖然東方空閻的名字同那東方閻王頗為相似,然而或許只是巧合而已,畢竟那麼多關於東方閻王的傳聞,可從沒哪一個說過他會好心去救助人的。

不過那面具,和面具上的頭像,真的、也只是巧合而已麼……?

察覺到月笙的視線,東方空閻手上的動作未停,轉眼看向他。「怎麼了?」

對上眼,月笙不好閃避,更不能直裁了當的問「你是不是東方閻王」,且不說他的性子做不來,初次見面、對方還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這樣也頗為無禮。他張了張嘴,好半晌才吐出話來:

「東方大哥……你為什麼會救我呢?」

東方空閻看著他,「你還沒死,為何不救?」

「呃……」沒料到他回答得如此乾脆,月笙頓了下,「可是這年頭人人自顧不暇,有些人是有心無力,有些則是怕救了不該救的人,怕對方一旦好了就反過來打劫強掠,這些事兒不在少數,你怎麼還敢救我?就不怕我恩將仇報?」

「呵。」東方空閻輕笑一聲,「我信你,不會的。」

「……我們素不相識,你要信我什麼?」

「直覺。」

「……」

見月笙還是一臉不信,東方空閻嘆了口氣,側頭看向被他摸得瞇起眼的馬兒。「我信你,也信奔雷。牠不會載想傷害我的人。」

這答案姑且可以接受,月笙頷首,接著將視線移到馬兒身上。純黑的毛色不見丁點兒雜直,光澤亮麗,肌肉發達勻稱,看得出受到很好的照顧;看牠這麼黏東方空閻,估計馬齡不大。

「那馬──喚作奔雷是吧?看著挺喜歡你的。」

「奔雷是我看顧著帶大的。」東方空閻說著,奔雷約莫覺得光摸脖子不夠,索性把整個腦袋湊進他懷裡。東方空閻也沒喝斥,反倒順手給奔雷按摩起頂部的穴道,舒服的奔雷都虛起了馬眼兒。

見奔雷那模樣,月笙禁不住輕笑,「你把牠照顧得挺好的。」

「多謝稱讚。」東方空閻淡淡一笑,看向他。「說起來,奔雷其實也滿喜歡你的。平素裡要讓我之外的人騎乘,即使對方沒有惡意,也都要花費好一番功夫──男人騎也鬧,女人騎就鬧得更兇;但換作是你,牠卻沒多鬧騰,乖乖的駝著你。」

「喔?」月笙揚眉,打趣道:

「這麼大醋勁,莫道是母馬?」

「不,奔雷是公的。」東方空閻很平靜的回答。

「……噢,那該說是忠心向主,真是匹好馬呵。」

見著月笙的表情歪了一下,東方空閻眸中的笑意不覺又加深了些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